Site Meter

第七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纽约科技大学科技大厦隆重剪彩
创业有成 热心公益
“打工皇帝”开荒牛
美国模范社工陈金凤
陈迪惠和他的《泮林纪事》
市委书记李惠文率团出访
创业与慈善同行
社区通讯 :
杂志社举行第六期发表会
五邑人的期望 青年会的盛况
美京伍胥山公所春宴
刘毅市长到访美国林氏集团
耳聪目明看世界
江门市政府代表团到访纽约
新宁杂志纽约联络处成立十周年庆
纽约朱沛国堂新一届职员就职典礼
美国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
李春华书画艺术展览
程朗现代时事画个人画展
甄锦能油画暨书画名家邀请展
端中爱心奖学基金会周年联欢晚会
华人慈爱基金总会成立盛况
纽约甄舜河堂十三周年华诞
一封来自联合国的回信
散文天地:
我的童年时光
三月三乌芹藤
染衫染布 塘基开炉
溪水长流
忆洋楼
只是诗人不值钱
我为什么要选择去美国军校留学?
纽约散记
“塘底水 端芬女”探源
2019 奏响幸福的旋律
唐韵悠扬: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新春祝福12幅
悼念华侨历史研究巨匠梅伟强教授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那抹忧郁的眼神
海石诗(四首)
华心诗(三首)
拜谒李小龙墓有感
三分地
時尚之窗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作品欣赏
汤洪贵写生作品欣赏
攝影天地:
苏照良《台山满城花芳香》

忆洋楼

      梅咏瑜

        2008 年6月,开平碉楼成功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因此也成功吸引世人重新注目碉楼的壮丽雄伟,重新认识这些凝聚着先辈血泪史的遗世瑰宝。

在广东台山市,碉楼、洋楼、侨墟、侨校,散落于大小乡村,其精致、其数量,在全国县级市来说,首屈一指,但却少为人知。碉楼、洋楼是体现五邑华侨历史文化的丰碑,这些来自百年前的荣耀,是祖辈辛酸留洋历史的铁证!近年来,海内外各地的华侨社团,纷纷图文并茂争相传颂碉楼、洋楼文化。此刻我也怀着感恩的心,将一些零零碎碎的童年记忆,拼成一幅霞光映照的彩图。

八十年代中期之前,外公外婆居住在一幢位于台山县斗山镇泗美村的三层洋楼。对童年的我来说那是个充满神秘色彩而又令人仰慕向往的地方。说它神秘,其实带有恐怖的含意。原因之一,我那位年纪与嗓门都老高的太婆(外曾祖母),平常挺慈祥,不多话,可那大嗓子好像天生就是专门用来吼我们一大群调皮捣蛋的表兄姐弟妹似的。原因之二,整幢楼房的每层中央都有一个大约一平方米的天井(或可说是天窗),站在任何一层的天井都可以望穿另外两层,从而给整幢房子造成回音。这回音对小孩子而言,是何等的可怕?如果你半夜醒来,听着后屋深山树林传来各种动物的叫声,夹杂着风雨萧瑟,此时你千万别打喷嚏,否则,这喷嚏回音会震荡迂迴,足以吓得你屁滚尿流狂奔出楼外!

顶楼,因为窗口很小,透光微弱,所以永远是黑森森的,但这阴暗的阁楼,却是我们又爱又恨的地方。

爱它,是因为我们可以在那里随意“探险”,以及寻找各种乐趣。顶楼堆放着大量的封尘杂物,以大小不一的“金山箱”居多。我们一帮调皮捣蛋总是喜欢在杂物堆中捉埋藏,甚至偷偷摸摸在那里翻箱倒柜寻找稀奇物品。无论是洋楼内的物品,还是洋楼本身奇特的建筑风格,都让我觉得身处奇幻异境。

恨它,是因为在那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永远伴随各种童趣而来。我们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总觉得周围有无数双太婆的眼睛盯着我们在“干坏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秒钟,突然就从某个角落传来太婆的吼声,然后,这低沉而响亮的回音,就足以将我们的小心脏震碎。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们无意中打开一个并不起眼的大“金山箱”,满满一箱戏鞋戏服,皇冠后冠……那一瞬间,七、八个孩子兴奋雀跃,统统穿上皇上、皇后、太监宫女的戏袍,肆意戏耍,那戏服可真是柔软的绸缎面料啊!我至今仍然记得那些色彩艳丽,金丝线刺绣的华贵戏袍,是何等的令我们陶醉!虽然戏袍宽松有余,挂在我们这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身上,简直无比滑稽,但仍然丝毫不影响我们上演宫廷大戏的雅兴!锣鼓大敲,跪拜朝圣,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正当我们得意忘形沉浸在自导自演的剧情中,此时,太婆的狮吼从楼下的天井穿过来!再然后……顶楼的门被上锁了,印象中,那扇门自此从未打开过。

二楼,有三个房间,其中一间与楼梯、天井相邻。而另外两间是相连通的,用一排屏风隔开。屏风比一般成年人高,雕刻着各种姿态玲珑的古代人物图像。最里面的房间光线最沉暗,里面只有三样古典家具:衣柜、梳妆枱、大床。都雕刻着形象生动的蝴蝶、飞鸟与花草。因为床前的正中上方刻着一朵特别大的花,层层叠叠的花瓣栩栩如生,有如一朵牡丹花,我们就管那张床叫牡丹床。梳妆枱很特别,它带有一扇拱形的抽屉,可随时拉出来遮盖住整个枱面。至于枱面上方的镜子,我从来没有勇气直视过。不知道是否因为房内光线太阴暗,还是家具太陈旧,反正恐惧感是无由来的。仿佛,镜子里有故事。也因为这样古怪的心理作祟,我从没在梳妆枱前逗留过,直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有两个疑问,镜子是铜的还是玻璃的?梳妆枱前面有凳子吗?没坐过!一点印象都没有。

值得一提的是,二楼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是水泥地面的,上面一个葡萄架,夏天的时候,葡萄茂盛的叶子与密匝匝的绿色葡萄,几乎把整个阳台的阳光遮挡了。每逢放暑假,我们就喜欢聚在阳台,玩过家家,玩各种游戏:跳绳、踢鸡毛缨(毽子)、打竹子、打石子。我们也喜欢在葡萄树下听大人讲故事,睡午觉。阳台后面就是山林,所以无论多么的烈日暴晒,这葡萄架下的阳台,从来都是凉风习习的,中午坐在那里,听着此起彼伏的蝉声,此时人最容易犯困打盹。

楼下,是大厅、礼拜祠堂、厨房、太婆的睡房,分别以“田”字形结构间格分开,而且每个房间都很宽敞。大厅的正门口比一般人家的房舍高,两扇门极其厚重,还好,大门底下的石门槛并不特别高,否则,我小时候可能会摔破膝盖无数次了。这里是村中大人们经常聚会的地方,上屋下屋的邻居们,甚至其它巷子过来的,他们在一起煮宵夜,打纸牌,话家常,热闹非凡。晚上非要来此聚一聚方可回家睡得安稳。而我们几表兄妹,几乎每个晚上都是在嘈杂声中进入梦乡。

尽管如此的热闹,但每每从远处观望,洋楼是那么特别与孤独,因为这幢三层结构的洋楼,有如鹤立鸡群般屹立在村中其他单层小房前面。我总觉得屋后的那座山林,才能真正与洋楼相依相伴。婆娑摇曳的树丛,沉稳凝重的洋楼,仿佛是一个在温馨细语述说季节的潜移,另一个在深情聆听,静守岁月流年。仲夏未央,蝉鸣阵阵,孩童笑语,这是洋楼永远定格在我记忆中的画面。岁月悠悠,落寞也好,繁华也罢,这里没有俗世的薄凉,只有我放逐的婉约情思。洋楼与山林一起,见证着辈代层出的轮迴,苦乐年华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