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七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纽约科技大学科技大厦隆重剪彩
创业有成 热心公益
“打工皇帝”开荒牛
美国模范社工陈金凤
陈迪惠和他的《泮林纪事》
市委书记李惠文率团出访
创业与慈善同行
社区通讯 :
杂志社举行第六期发表会
五邑人的期望 青年会的盛况
美京伍胥山公所春宴
刘毅市长到访美国林氏集团
耳聪目明看世界
江门市政府代表团到访纽约
新宁杂志纽约联络处成立十周年庆
纽约朱沛国堂新一届职员就职典礼
美国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
李春华书画艺术展览
程朗现代时事画个人画展
甄锦能油画暨书画名家邀请展
端中爱心奖学基金会周年联欢晚会
华人慈爱基金总会成立盛况
纽约甄舜河堂十三周年华诞
一封来自联合国的回信
散文天地:
我的童年时光
三月三乌芹藤
染衫染布 塘基开炉
溪水长流
忆洋楼
只是诗人不值钱
我为什么要选择去美国军校留学?
纽约散记
“塘底水 端芬女”探源
2019 奏响幸福的旋律
唐韵悠扬: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新春祝福12幅
悼念华侨历史研究巨匠梅伟强教授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那抹忧郁的眼神
海石诗(四首)
华心诗(三首)
拜谒李小龙墓有感
三分地
時尚之窗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作品欣赏
汤洪贵写生作品欣赏
攝影天地:
苏照良《台山满城花芳香》

溪水长流

      李喜丽

        “环山巩立,溪水长流。”既镶嵌着充满诗情画意的村名-“环溪里”,亦曾经是我们村自然风貌的真实写照。

溪水(大同河、塘底水的上游)由西向东,在村前缓缓流过, 平静清澈,一年四季奔流不息。溪边是郁郁葱葱的竹林,平坦茵绿的草坪,和渐渐漫入溪水的沙滩;对岸,茂密的竹林间,有花冈岩石砌搭成的埗头;上游,一边是陡直的山崖,一边是种满红薯、甘蔗、水稻的宽阔田野;一座木桥橫架两岸,桥头,几棵高大茂盛的树木,如同守护神,长年累月看守着小溪。

蓝天白云、青山碧水、翠竹、沙滩、石埠木桥,是静谧的背景;溪边洗衣挑水的妇姑,岸上放牛嘻戏的小牛郎,水面浮游的鹅群和撑着木船的渔翁,则是生动的点缀。无论从哪个角度取景,都是一张美丽的风景明信片。

风景秀丽的小溪,是村人密不可分的生活源泉。经过一夜的沉静,清晨的溪水格外清澈纯凈。勤快的媳妇一个比一个起得早,天刚刚朦朦亮就到溪里挑水。天再亮点,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洗衣、洗菜的浣溪沙。大家都到溪边来凑热闹,“三个女人一个墟”,各人传播着各样消息,说着东家长,西家短,彼此开玩笑,“吱吱喳喳”如同一群快乐的小鸟。太阳出来后,这边一群鹅,对岸一队鸭,“卜通卜通”地跳下水。调皮嘴馋的鸭子和鹅抢吃菜叶,被赶了一次又一次,引起一阵混乱;那边埠头上的人惊呼着去捞落水的肥皂;这边的小姑娘急忙追赶被水冲走的衣裳……两岸热闹非常,欢声笑语不断。

溪边也曾经是村野孩子最好的游乐场:玩吹肥皂泡泡,看它们在阳光下五彩缤纷地飞舞;用肥皂碎屑引来一群群小鱼,围在脚边游梭不停;放牛赶鸭时,任由牛与鸭子到一边去,聚在一起玩游戏、追逐、翻跟斗;在沙滩上,用沙子精心建筑起一座座城堡,打造属于童孩儿的童话世界,玩得乐而忘返。

天还没黑,童孩儿们就泡到溪里洗澡去了,在水里追逐,骑着上游漂来的芭蕉树干,打水仗。胆大的孩子,凫水到对岸,爬上石埠头往下跳,溅起的水花飞得很高很高。远处,静静的水面倒映着天蓝色,近处,夕阳的余辉与晚霞把水面染成一片火红色,那情景正是“半江瑟瑟半江红”。

村里的男女老少,不管劳作到多晚,都爱到溪里去洗澡。经过太阳整天的热晒,溪水微温,泡在水里格外的轻松舒服。经历了一天辛苦劳作带来的酸痛疲倦,也因为溪水的温和安抚,缓解轻松了。

入夜,当人们进入梦乡时,溪流也由白天的喧闹进入宁静,在静谧中又沉淀至清至纯,迎接另一个黎明。溪水长流,日复一日,紧密陪伴着我们的生活。

溪流还蕴含着丰富的宝藏,有数不清、抓不完的鱼、虾、蚬。用竹篸贴着岸边的水草,随意地掏两、三下,就能逮到几只欢蹦乱跳的虾子;洗澡泡在水里,有精灵的鱼儿从手指缝间滑溜过去,贪吃的虾子来钳你的脚趾头;那冒着汽泡的沙眼下,准藏有河蚬正在吸水,脚插进沙子,一掀,这不,一只肥大的河蚬就露在眼前了……

夏日,挖来蚯蚓作饵,在竹荫下临溪垂钓,是最惬意的休闲乐事。在鱼最肥美的季节,村里的几个男人相约,自制了炸药,到一处鱼多的河段,点燃炸药投进水去,“轰隆----”一声巨响,炸得溪水开花似的翻滚,被震得头昏脑胀的鱼,随着水波翻滚也浮出水面。那震天的“轰隆----”声,像发号施令,村里的青壮男子拿着捞具,像奔赴战场似的,飞快朝溪边涌去。爱凑热闹的小孩,喊着“发炮炸鱼了----”也尾随而去。大人在溪里与鱼搏斗,小孩在岸边拍手吶喊助威,好一番热闹沸腾的场面。

有经验的捕虾人,用花生油把咸鱼头炒熟,和着谷糠、面粉捏成团,煨香,做成引诱虾子的香饵。香饵放在虾笼内,安插在水中,嘴馋的虾子寻香而来,进了有特別机关的“只可进,不可出”的虾笼,结果成了人们美味的盘中餐。

炸鱼捕虾是男人的事情,淘蚬则是女人的专利。淘蚬专用的“蚬隔”有长竹竿做的柄,一端是竹条编扎而成的斗状耙子。女人带着“蚬隔”,腰间用长绳子拴只木盆,泡到齐大腿深的溪水里;用“蚬隔”吃着河床的沙子,后退着扒行一段,把“蚬隔”反过来,沙石和细小的蚬会从“蚬隔”的竹条缝隙间漏走,剩下的全是肥大的河蚬。劳作大半天,会有成盆整桶的收获。蚬放进清水静养三四天,等吐干净了体内的泥沙就可以拿来做菜了。蚬肉做的汤简简单单,不加任何配料,已鲜美无比;蚬肉与切得细细的豆角、鸡蛋拌着来炒,色、香、味都极佳,那滋味令我至今难忘。

而最神奇、最不可思议的还是“虾浮头”。往往是天未亮人们还在熟睡之时,有人发现溪里有大量的虾子浮上水面,于是“虾浮头啦----,虾浮头啦----”地大声呼喊。村里的人从睡梦中惊醒,拿着水桶、脸盆、网斗、竹篮跑到溪边捡捞虾子。几乎全村人集体出动,溪边人声鼎沸,加上手电筒明晃晃的照射,像趁墟那般热闹。到天明,大家湿了衣裳,满带倦意,但都笑逐颜开,捧着捡来的虾子,心满意足,满载而归。

美丽的溪流给村人带来了很多快乐时光,也是我童年的美丽回忆之一,可惜好景不长,如此美好的溪流竟会变样。

村里后来安装了自来水,高高的水塔在村头耸立,自来水管接驳到每家每户,水龙头安装到各家的水缸旁,洗脸盆旁与新建的冲凉房里。人们再也不必到溪里去挑水、洗菜、洗衣服、洗澡了,村前的小溪变得不再重要,逐渐退出了人们的生活圈。

通往小溪的路少了人走动,路旁的杂草越长越盛,几乎要把路面覆盖,只留下中间窄窄的一线。也因为少了人走动,小溪的河床开始长满青苔与水草,淤泥取代了原有的细沙,溪水没原来那般清澈了,开始变得浑浊。蚬是长在沙里的,沙子少了,溪里的蚬也跟着慢慢减少。

以前溪里有抓不完的鱼和虾,但自从有电鱼机这样东西出现,溪里的鱼虾就开始遭殃。电鱼的人,有时一天来好几趟,伸出高压的电臂,在溪水里“吱、吱、吱”的电鱼虾。可怜的鱼虾,怎经受得住如此大规模的高强度的无情掠捕?很快,溪里的鱼虾被电得精光,找不到半点踪影。

去墟镇的路改道了,原来必经的木桥已变得可有可无。木桥被一场大涝水冲走后,村里人也懒得再建新的,只剩下几根桥桩,孤零零地倒映在水面,像极了让人深思的感叹号。

近年,小溪更变得破败不堪:河床与岸边的沙子被整船整船地挖去建房筑路,沙滩草坪全被嶊毁,被溪水深深淹没,不复存在;岸边泥泞一片,无法插脚,不可亲近;溪水污染严重,泥黄浑浊,变成一汪亳无生气的死水。

故乡溪流原有的风貌已经荡然无存,我只能在回忆中细细怀念它曾有的美丽和在此度过的快乐时光,而“溪水长流”这个流传了好几代人的美好愿望,无奈只能到此为止,愿望成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