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七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纽约科技大学科技大厦隆重剪彩
创业有成 热心公益
“打工皇帝”开荒牛
美国模范社工陈金凤
陈迪惠和他的《泮林纪事》
市委书记李惠文率团出访
创业与慈善同行
社区通讯 :
杂志社举行第六期发表会
五邑人的期望 青年会的盛况
美京伍胥山公所春宴
刘毅市长到访美国林氏集团
耳聪目明看世界
江门市政府代表团到访纽约
新宁杂志纽约联络处成立十周年庆
纽约朱沛国堂新一届职员就职典礼
美国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
李春华书画艺术展览
程朗现代时事画个人画展
甄锦能油画暨书画名家邀请展
端中爱心奖学基金会周年联欢晚会
华人慈爱基金总会成立盛况
纽约甄舜河堂十三周年华诞
一封来自联合国的回信
散文天地:
我的童年时光
三月三乌芹藤
染衫染布 塘基开炉
溪水长流
忆洋楼
只是诗人不值钱
我为什么要选择去美国军校留学?
纽约散记
“塘底水 端芬女”探源
2019 奏响幸福的旋律
唐韵悠扬: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新春祝福12幅
悼念华侨历史研究巨匠梅伟强教授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那抹忧郁的眼神
海石诗(四首)
华心诗(三首)
拜谒李小龙墓有感
三分地
時尚之窗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作品欣赏
汤洪贵写生作品欣赏
攝影天地:
苏照良《台山满城花芳香》

染衫染布 塘基开炉

      李喜丽

        黑色是纽约的时尚,是纽约客着装的流行色。尤其纽约的年轻人,特别崇尚黑色服装,为的是黑色的简单、明了与直接。有时在纽约街头黑压压的人群中,迎面走来一位身穿大红大紫,大花大绿衣裙的,却偏偏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年轻人忙于工作,穿着上力求简单省事,而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有钱有闲来装扮自己,穿得花花绿绿,是为了不舍与不甘青春的消逝,而做最后的挽留和心理补偿吧?

刚来美国时,这样的街头奇景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震撼,它完全颠覆了我原有的着装观念。自小以来,我一直习惯性地认为穿着色彩明快亮丽是年轻人的专利,而老年人只能穿得黑暗深沉。在我的家乡,这似乎也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我们那里的妇人,稍为上了点年纪,就自动自觉把自己归为穿黑衣的行列。偏偏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买件黑衣也不容易,或者即使买得起也不舍得,于是,这些妇人把年轻人穿过的旧衣裳攒起来,染黑了再自己拿来穿。所以就有了“染衫染布”这行业。

广东农村大多是这种模式:村庄一字排开,村前一口鱼塘,村庄与鱼塘之间那一大块横贯全村的空地,叫做塘基,是平时村民劳作活动的场所。有些村子即使没有鱼塘,但习惯了,村前那块空地还是叫做塘基。染衫的工匠来了,当“染衫染布----塘基开炉----”声唱起,村里的妇人就纷纷出动,把平时积攒的衣裳拿来染黑。

染衫工匠在塘基支起一口大铁锅,烧煮开一锅黑色染料,随着染料在锅里沸腾翻滚,全村都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气味,久久不散。衣裳放进铁锅与染料一同被煮滚,直到染料深深融入纤维,变成黑色。染黑了的衣裳要拿到小河里去沖水,不停地揉、洗,直到拧出来的水干净清澈,没有任何染料渗出为止。洗干净后的衣裳挂在竹竿上晾干,就完成了整个染衫过程。


那些穿染黑衣衫的妇人,有的也不过才四十来岁,正当壮年,是谁把她们归为老的行列,又是谁说老了就只能穿黑色衣服?没有人知道。我家乡的那些妇人已经习惯了这延续多年的老例,毫无疑问地,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后半生包裹进一袭死气沉沉的黑衣里。在染衫染布那天,我甚至觉得她们是快乐的,满足的,在染衫,洗衣、晾衣时,她们高谈宽论,欢声笑语不断。或者因为染衫这一天,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当中,对她们来说是唯一比较特殊的日子,是她们的节日,而染好的黑衣就是她们为自己添置的新衣裳。

去年我回中国,喜见国内的生活水平已大大提高,思想观念早不像往年那般保守。人们穿着光鲜亮丽,款式新颖,比纽约人穿得漂亮多了。而我住在纽约多年,入乡随俗,早已习惯了穿一套黑衣出门,贪其简单方便,不必费心费时搭配,也不必担心出错,轻松自在。当我穿着还来不及换装的一身黑衣走在国内的街头,就像一只灰溜溜的黑蟋蟀混在一片鲜艳色彩中,十分碍眼。国内朋友批评我穿得黑不溜秋,死气沉沉像个老太婆。而现在的中国,即使上了年纪的人穿衣也多了很多选择,我家乡的女人也早抛弃了穿黑衣的老例,尽情地打扮自己。

“染衫染布”这个行业应该已经销声匿迹,引入历史尘封的角落。而我儿时听惯的“染衫染布----塘基开炉----”的熟悉音韵,也没有机会再听到,只能留在我和老一辈人的记忆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