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七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纽约科技大学科技大厦隆重剪彩
创业有成 热心公益
“打工皇帝”开荒牛
美国模范社工陈金凤
陈迪惠和他的《泮林纪事》
市委书记李惠文率团出访
创业与慈善同行
社区通讯 :
杂志社举行第六期发表会
五邑人的期望 青年会的盛况
美京伍胥山公所春宴
刘毅市长到访美国林氏集团
耳聪目明看世界
江门市政府代表团到访纽约
新宁杂志纽约联络处成立十周年庆
纽约朱沛国堂新一届职员就职典礼
美国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
李春华书画艺术展览
程朗现代时事画个人画展
甄锦能油画暨书画名家邀请展
端中爱心奖学基金会周年联欢晚会
华人慈爱基金总会成立盛况
纽约甄舜河堂十三周年华诞
一封来自联合国的回信
散文天地:
我的童年时光
三月三乌芹藤
染衫染布 塘基开炉
溪水长流
忆洋楼
只是诗人不值钱
我为什么要选择去美国军校留学?
纽约散记
“塘底水 端芬女”探源
2019 奏响幸福的旋律
唐韵悠扬: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新春祝福12幅
悼念华侨历史研究巨匠梅伟强教授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那抹忧郁的眼神
海石诗(四首)
华心诗(三首)
拜谒李小龙墓有感
三分地
時尚之窗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作品欣赏
汤洪贵写生作品欣赏
攝影天地:
苏照良《台山满城花芳香》

陈迪惠和他的《泮林纪事》

      马福荫

陈迪惠老师在赠书会中致词
        我来到波⼠顿没多久就认识陈迪惠君了,他在家乡台山三合镇当过校⻓。在这里人们也都称呼他校⻓。

校长跟陈⽇华、邱云达、陈⾃伟、余新铭诸君⼏乎每周聚会,多在唐⼈街餐馆,或交通⼤厦的茶厅。他们每次见⾯都有⼀项内容:交流新创作的诗歌或散文——屠呦呦得诺贝尔奖,他们写诗赞颂;中国飞船上天,他们写诗庆贺;台⼭早期的排球名将丘广燮逝世五十周年,他们写诗文缅怀......他们的作品风格迥异,字⾥行间是让⼈动容的家国情怀,是游子思乡的淡淡乡愁。

校长常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茶叙。他们切磋诗文,闲话古今,他们有的新中国成立那年已毕业于中国名牌大学,有的是唐人街的活字典,有的是玩电脑⾏家,有的是摄影爱好者。我敬陪末座,得益匪浅。

四年前,校长⾃费出版了散文集《半⽉塘》。文集主要收辑了其悲欢往事,还有一些自选的散文诗歌等共十五万字,海内外的亲朋好友争相传阅《半⽉塘》;《星岛⽇报》地⽅版刊⽂介绍了《半月塘》。校长少时家贫,当漂泊在印度加尔各答的⽗亲患病去世时,刚上初中的他就失学了了。后来,他读过师范,读过一年⼤专班,从事教书育⼈数十年年。再后来移民美国,他在衣厂⼲过杂⼯、烫衣、掛衣。校长经历过少年丧⽗、孤⼉寡母相依为命的悲哀,和晚年妻子溘然离去的痛苦。孟德斯鸠说过:⼈在悲哀的时候才像人。这可有意思了,⼈在幸福的时候怎么不像人呢?这问题我不知道答案,也不是我考究的问题。我要说的是《半⽉塘》能够吸引人读下去,或许是校长把自已悲哀的⼈⽣经历写进《半月塘》,他写了一个真实的人,以朴实的词语展示了⼈生的波澜。

如果说校长的《半月塘》是⾃传体的作品,那么他的《泮林纪事》是非虚构文本。泮林村,偏僻的⼩⼭村,也是校长的故乡。《泮林纪事》写的便是泮林村的故事。全书有《故乡的路路》、《迷惘》、《泮林纪事》以及他近年来写的一些散⽂诗歌。


陈迪惠(前排打领带者)同嘉宾和台山乡亲联谊会职员合影

《故乡的路路》娓娓道来:村前弯弯曲曲的泥沙小路,象⽆始无终的长桥,从村口通向天际的尽头。他还在母亲肚子⾥那年的一天清晨,⽗亲拎着行李沿着村前的小路出洋往印度谋生。⼀弯冷⽉斜挂夜空,⽗亲走在⼩路上⼀步三回头挥泪与母亲告别。他⼉时在那⼩路爬滚、匍匐学步。六岁那年,⺟亲说⽗亲好快从印度加尔各答回家来了。很快见到⽗亲了,他多么⾼兴啊,他天天在村⼝望着通向远⽅的⼩路,望眼欲穿仍不见⽗亲的⾝影。那年堂兄被盗贼枪杀就躺在那⼩路边死去。他也是从这小路出去当代课教师。中午,骄阳似火,妻子在⼩路边的⽥⾥劳作,实在是盼望他放学回家来,原是教师的妻⼦,因为家庭成份不好被下放回到村里务农......而今,泮林村前那弯弯曲曲的小路,已建成宽阔平展的⽔泥⼤道,它象一根⾦光闪耀的丝绦,乡村、城市、平原、⾼山,都让它串成珠宝......村⾥所有的粮食蔬瓜都在这⾥上路,村⾥的好⼉女都在这⾥出出入入——《故乡的路路》,承载着故乡人命运的悲欢。

《迷茫》中的“我”中风病倒了。衣⼚老板帮助已⼲了九年的“我”补够十年税⾦退休了,⼉女孙辈已移民来到美国团聚,“我”的“任务”完成了了。“我”夫妻俩思量过:埋骨何须桑梓地,⼈⽣何处不青山。在美国终老—百年后长眠那三尺地也买了。美国虽好,我只感到故乡的亲切,只感到故乡的温暖,只感到故乡的美丽,魂牵梦绕全是故乡。在家乡泮林村建了新房⼦,与老妻相约:回家乡去,落叶归根。然⽽,⼈有霎时之祸福,妻⼦突遭横祸长眠异国的⼟地了。十年⽣死两茫茫,不思量,⾃难忘。每年,孤独的“我”回到家乡居住些⽇子,睹物思人,情何以堪?常夜不成眠,那边是爱妻的长眠地,这边是魂牵梦绕的故乡。校长迷茫无绪的乡⼟情结,让⼈唏嘘。

贴近生活写底层的⼩⼈物,不仅有浓浓的乡土⽓息,⽽且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这是《泮林纪事》值得肯定的地⽅。校长以具体事物的描写反映泮林村的变迁,比如:村子的后山,是村⾥的风⽔山,从前村人争相砍伐后山的树木。“霸占”后⼭土地,你叠个草堆,我种丛竹,他划地垦荒种植。如今,后山⼀片葱茏,当年村人“霸占”后⼭土地的情景已成往事。比如实夫书馆过去整天热热闹闹的,现在⼏乎常年铁将军把门。在泮林村的⼩人物的⽇常⽣活中,窥见时代的痛处,也道出了⼈心。比如,村⼈怀疑⼀位寡妇偷情,村中⽗兄要抓这寡妇浸猪笼,姊叔从中做好做丑救下一条性命;后来姊叔遭⼈陷害坐牢,村人穷得揭不开锅盖了,也你捐⼀毫我捐⼏分的筹款救姊叔出狱。又比如:⼭均叔,他是泮林的⽣产队长,⼀个穷得连件象样的衣衫都没有的“七级总理理”。他朴实正直善良,在他的⼼目中,⼤队的领导干部就是光荣伟⼤的党,他不是党员,但他对党忠诚,党的每⼀决定,他⽆条件执行,这是他的⼈生宗旨。⼤队领导要求拆实夫书馆天⾯的杉木去建猪栏,他拆了;大队领导指⽰挖先⼈坟墓里的骨头舂碎作肥料,他领着村民在⼭上这转转那看看,他似乎下不了手;他穷得给女儿扯件衣衫的钱都没有,女⼉闹着要去后山砍柴卖钱做衣服。他恶狠狠的骂,你砍后⼭的树我砍断你的脚;⼭均叔担⼼自已给村⼈带个坏头,因为他是生产队长,村⾥最⼤的“官”。

校长年过八秩,⽽且曾经中风过两次。为了写《泮林纪事》,他从美国回到家乡泮林村住了许多天,这里走走,那⾥看看,跟村中兄弟婶姆谈⼼、采访、积累素材。

当然,《泮林纪事》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除了《泮林纪事》,其他的⽂本有个别细节跟《半月塘》似曾相识,有的⽂字锤炼不够,有的章节描写流于⾃然主义。⽤校长⾃已的话说,这么⼤年纪了才开始学写作真的不容易。

那天,我应约参加校长与陈日华、邱云达、陈自伟诸君的聚会。他们又有新诗作了。校长笑着跟我说:“我俩没见面许多天,我多了一根拐杖咯。”校长拄着柺杖在唐人街走着。我打趣说:“校长,记得陶渊明‘策扶老以流憇,时矫⾸而遐观’吗?你拄着柺杖走走歇歇,时而望望青天,时而看看风景,多潇洒。”我们乐了了。

我们在唐人街走着。校长前天还电话嘱我替他订《⼈民文学》,问我借阅书籍。我说:“校长,如果你不是坚持看书学习,不是坚持写作,你身板没这么硬朗哦。”校长笑了说:“是的是的!我或者早就老⼈痴呆咯。嘿嘿嘿!”

2018年10⽉于波⼠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