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七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纽约科技大学科技大厦隆重剪彩
创业有成 热心公益
“打工皇帝”开荒牛
美国模范社工陈金凤
陈迪惠和他的《泮林纪事》
市委书记李惠文率团出访
创业与慈善同行
社区通讯 :
杂志社举行第六期发表会
五邑人的期望 青年会的盛况
美京伍胥山公所春宴
刘毅市长到访美国林氏集团
耳聪目明看世界
江门市政府代表团到访纽约
新宁杂志纽约联络处成立十周年庆
纽约朱沛国堂新一届职员就职典礼
美国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
李春华书画艺术展览
程朗现代时事画个人画展
甄锦能油画暨书画名家邀请展
端中爱心奖学基金会周年联欢晚会
华人慈爱基金总会成立盛况
纽约甄舜河堂十三周年华诞
一封来自联合国的回信
散文天地:
我的童年时光
三月三乌芹藤
染衫染布 塘基开炉
溪水长流
忆洋楼
只是诗人不值钱
我为什么要选择去美国军校留学?
纽约散记
“塘底水 端芬女”探源
2019 奏响幸福的旋律
唐韵悠扬: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新春祝福12幅
悼念华侨历史研究巨匠梅伟强教授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那抹忧郁的眼神
海石诗(四首)
华心诗(三首)
拜谒李小龙墓有感
三分地
時尚之窗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作品欣赏
汤洪贵写生作品欣赏
攝影天地:
苏照良《台山满城花芳香》

美国模范社工陈金凤

      马福荫

        波士顿唐人街“天下为公”公园,是华人休闲聚会的地方。这里如同家乡台城的西壕公园。不同的是,这里不时有不同族裔的当地人或者游客在公园转悠,拍照;不时飞来成群的白鸽在广场觅食,溜达;还有那林立的中英文广告牌。

树荫下,许多华人在玩扑克、下棋,一圈一圈的围在那里,有的坐长椅上,有的坐石基。看报纸的,闲聊的,看热闹的,人来人往。

“哟!陈金凤上报纸咯。”看报纸那位阿叔用台山话喊起来:有人凑近看报纸:报道陈金凤的文章占了报纸的四分之一版面,一篇黑体字大标题的文章——《93岁阮陈金凤,获BC荣誉博士》;接着一篇文章“人与事”专访——《艾美阿姨,助人带来喜悦》。文章左下角配上一幅相片:一个戴四方帽披宽袍大袖礼服的西人给穿上毕业袍的陈金凤颁发证书。陈金凤笑容满面。相片下端一行文字:阮陈金凤(右)两周前,在波士顿学院第141届学生毕业典礼中获颁发荣誉博士学位。

有人说,你这是“世界”(世界日报),《舢板》早就刊登陈金凤了。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来:

“陈金凤,人们叫她艾美阿姨,艾美阿姨获荣誉博士,实至名归咯。”

“艾美阿姨是台山端芬冲凌村人。”

“艾美阿姨退休前是医院社工部主任。麻州社工执照委员会委员。”

“我认识艾美阿姨,她心地善良。她弟弟陈毓旋、陈毓礼是华人社区最话得事的领袖,陈毓旋29岁当中华公所主席,陈毓礼任波士顿市政府采购局长20年。华美福利会、中华耆英会、华人医务中心、中华颐养院都是他们陈家阮家几姐弟当年创建的。”

“艾美阿姨丈夫阮国富是化学博士,祖藉台山端芬塘头乡人。”


“阮国富2011年去世,他生前参与建立中华颐养院,贡献好大呢。”

有的说认识陈金凤阿姨,有的说跟陈金凤阿姨是远房亲戚,有的说陈金凤阿姨是家乡同村人,人们以认识陈金凤阿姨为荣!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于2017年5月22日举行第141届学生毕业典礼,颁发荣誉博士学位给1952年社工硕士毕业的华裔校友陈金凤,表扬她为人妻母,献身家庭的美德,身为社会工作者先锋,终身致力服务社区,当年华埠的华美福利会、中华耆英会、华人医务中心、中华颐养院等还没有时,艾美阿姨便率先倡议推动建设,为社区作出卓越贡献。

波士顿中华颐养院座落在昆士,1985年1月建成接受华人长者入住。这是麻州华人经过十多年努力,捐款五百万美元建成的。据说,中华颐养院是全美国只有两家以华人长者为主要服务对象的颐养院之一,这是麻州华人的福祉。

我曾陪同一位乡亲去中华颐养院探望她母亲,这乡亲说她母亲患上老人痴呆症,甚至儿女都认不得,家里每时每刻要有人像陪伴小孩子似的照顾。因为母亲常乱开煤汽水电,稍不留意,她开门外出,便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后来老人家摔断了手骨,医院手术后安排住进中华颐养院。在颐养院娱乐室,老乡的母亲脸色红润,坐着轮椅上和坐轮椅的华裔长者围成一圈,在做传递汽球的游戏。老人家八十七岁了,女儿来探望她,她似乎认得女儿,她笑了,她翘起拇指称赞颐养院的员工。

司徒君是广东开平人,1970年移民美国,他说母亲晚年患尿毒症,每星期要接受三次洗肾治疗,老人家神经衰弱,生活无法自理。要服侍母亲饮食起居,要接送母亲往返医院洗肾,生活之路崎岖不堪。我们为母亲申请入住中华颐养院,申请中华颐养院的人很多,轮候需要很久。中华颐养院服务对象是华裔,医生、护士、社工几乎都是华人,大家同声同气,饮食习惯也一样。很幸运,他母亲被接纳入住中华颐养院了。司徒君说,颐养院的医生护士像对待自已的父母一样照顾每一位院友,母亲在颐养院很开心,我们每到休假日都去探望母亲。老人家在颐养院生活许多年,97岁那年在颐养院安详离世。

原来中华颐养院建在唐人街,有100个床位。2014年5月中华颐养院扩建搬迁到昆士,有141个床位。像一家小医院,房间整洁宽敞明亮,环境优美,设备完善先进,拥有高素质的医生护士及社会工作者,有适合华裔饮食习惯的美味膳食,联邦卫生厅及人文服务部多次派研究人员来中华颐养院实地考察。中华颐养院被誉为全美国十六家最高水准颐养院之一。中华颐养院连续二十多年被评为无瑕疵颐养院而获得麻州参议院和市政府的褒奖。联邦医疗、保险医疗补助中心评定:中华颐养院为最典范的五星级养老院。

在波士顿华埠,说起中华颐养院的成就,人们交口赞誉陈金凤阿姨厥功至伟。陈金凤阿姨谦逊地说:创建颐院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一群人,一个团队,许许多多热心人的功劳,不少西人也鼎力支持。在中华颐养院创建者纪念墙上,镶嵌着当年主要创建人的肖像:陈金凤、陈毓旋、陈郁立、陈铁坚、陈秀英、乔治.史立德、克文珍、陈家骅、李实卿、黄令南、吴文津、朱晓东、黄兆英、梅伍银宽。

陈金凤身材娇小,甚至有点儿柔弱,但她热心为华人谋福祉的勇气和活力无穷。她说创建中华颐养院的念头,年轻时已根植脑海了。

1946年10月,陈金凤从中国大陆回到波士顿,行装甫卸,中华公所主席就叫她去医院做翻译义工。陈金凤出生于波士顿,1933年,她9岁读小学四年级,因为母亲去世,父亲把她和弟妹送回家乡广东台山。先前,族中族长定下规矩:凡男人出洋,先在家乡娶妻生下男丁才允许出洋。父亲出洋前在家乡已成家有了孩子。陈金凤回到家乡大妈家里,在冲凌读小学,在县城读中学,20岁读中山大学二年级。

陈金凤是美国藉民,抗日战争胜利那年,她申请回到美国。因为陈金凤懂英文中文,麻省公立医院的医生为陈金凤到来高兴到不得了,把她当成“宝贝”,争相请她到医院做翻译义工。因为华裔单身男病人(美国的排华法案限制女性进入美国)分散麻州各个医院,有的医院地处边远偏僻,她每天乘火车转巴士去巴罗克顿、福克斯波罗、图克斯伯利等地的医院,为节省车票钱,或者没巴士通达,她常常在冰天雪地里步行前往医院,有时甚至步行两三英里。那时候,老番医生与华人长者病人语言不通,加上种族歧视,华裔病人苦不堪言。比如,老番医生要求华裔病人每次服药物片数,每天服药次数,华裔病人听不懂。老番医生要求他们什么时候回医院复诊,到时没人回来。华人长者患病住医院,吃的是从来没吃过的食物,有的华裔男病人不是精神病,却住精神病院,因为没法沟通,老番医生就把他们当精神病来医。

华裔长者病人在美国没亲人,不懂英文,成了哑巴聋子,饱受歧视的凄苦境遇,让陈金凤很难受,她甚至想哭,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真正理解苦难。她想起家乡的大妈:当时陈金凤亲生母亲父亲先后在美国去世,村里一些人说她女孩子,用不着读那么多书。大妈却说,只要金凤能读书,我就让她读完小学上中学上大学。大妈的善良与恩情,她无以为报。她想起祖父陈明茂,祖父是光绪年间武秀才,懂中草药给人治病。1875年,祖父以“药剂师”身份,一根扁担挑着两筐中草药,从家乡台山广海坐船去香港辗转来到美国。据说,那时候美国招收华工,每多少华工配一名“药剂师”。祖父是最早来到波士顿的华人之一。华人的先辈何等伟大啊,他们语言不通,文化不同,为了生活,为了亲人,离乡背井,胼手胝足在异国他乡拼搏,他们忍辱负重,受苦受难。陈金凤说,从那时候起,我就想好,将来要想方设法建一幢华人颐养院,服务不会说英文的华裔长者。

从陈金凤读大学的专业,体现陈金凤博爱善良的胸襟,她1944年考上中山大学,读教育学专业,立志将来当教师。她回到美国后决意继续完成大学教育学专业,将来当教师。但是,她从医院当翻译义工那一刻起,华裔晚年患病的悲惨遭遇,改变了陈金凤的初衷,她毫不犹豫转读“社工”专业。陈金凤的堂叔父劝她不要读“社工”,社工在医院整天围着老弱病残的人转,工资低。当教师工资高又高尚,而且,你已完成两年教育学课程了。陈金凤想,能帮助华人排难解忧,就是我的选择,她还是选读了“社工”专业。

那时候,唐人街认识陈金凤的父老乡亲,希望陈金凤上大学读“社工”。医院认识陈金凤的西人医生,赞成陈金凤读“社工”。衣厂老板邝伯让陈金凤周末来衣厂打工挣学费,那时每小时薪金50美分,邝伯给陈金凤每小时1美元。陈金凤先后在瑞吉丝学院和波士顿学院读大学和硕士,她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后,如愿在医院当社工。

上世纪六十年代,陈金凤是麻州社工执照委员会委员,她结识许多美国上流社会的精英,让她开阔视野,懂得谦卑。其时,麻州政府以及医疗机构负责人,向陈金凤建议:想办法建一所华人护养院,专门接收不懂英文的华裔长者病人,因为公立医院对华裔长者病人缺乏良好的照顾。1974年,陈金凤跟华人社区志同道合的义工们探讨,要创建一家养老院,专门为华裔长者服务。帮助不懂英文华人,怎样用好美国的医疗保健以及福利等等。陈金凤他们多次联席咨询座谈。1977年2月3日,中华颐养院基金会在“华珍酒楼”(今龙凤酒楼)成立,他们每周一晚上在“华珍酒楼”碰头,华珍酒楼的老板陈毓旋非常支持创建中华颐养院,每到周一,他给参与创建颐养院会议者,每人五元提供茶水、食物。基金会为建设中华颐养院发起捐款时,你10元我5元,首次共捐得300元,这可是中华颐养院第一笔的捐款呀! 300元,跟建设颐养院预算三百万元似乎遥不可及。然而,他们信心满满,因为这是造福侨社的大事,有许许多多热心的华裔支持。华珍酒楼待应陈度就是热心人,他当即表示认捐一千美元,那时的薪金是每小时2美元呢。休假日,陈金凤他们分头到餐馆,衣厂等华人多的地方募捐。衣厂的女工五元十元地捐献。那时候,中华公所靠收年费维持运作:每一家餐馆年费8美元,每一家衣厂年费2美元。中华公所主席陈毓旋到各埠华人餐馆衣厂收年费,他不忘为颐养院募捐。陈毓旋有主见能干事,他提议凡捐款五百美元的名字登报致谢。于是,越来越多的华人捐款了,化学博士阮国富、哈佛大学教授吴文津带头发起募捐。侨领黄高秀捐款五万美元,说:陈金凤,你不要当董事长,你当财政,你父亲陈应俊生前是笃亲公所财政,当年笃亲公所筹款建会所,本埠和外埠宗亲捐款支票写“陈应俊收”,因为陈应俊正直,办事公道,人们信得过。同时陈应俊在唐人街有商铺。就这样,陈金凤任中华颐养院基金会财政一干就是三十年。

中华颐养院的建筑预算是300万元,到1984年已上涨到500万元。这时候,中华颐养院的规划用地,建筑图纸,银行贷款等筹备就绪了。波士顿市政府要求,必须一周内将现金34万元存入银行作建筑贷款保证金,颐养院才能动工兴建。这可急坏陈金凤了,她这财政如何筹措这笔巨款呢。陈毓旋急颐养院之所急,他跟二十四家华人商户紧急磋商,筹借三十四万给中华颐养院存入银行作建筑贷款保证金,中华颐养院破土动工了。1985年1月26日,中华颐养院落成,开始接收华裔长者入院。

陈金凤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陈金凤曾任剑桥市史包丁医院社工部主任,担任麻州社工执照委员会委员十五年,她跟一群热心义工同心协力创建了中华颐养院。早期参与推动华埠许多福利机构的建立,如华美福利会、中华耆英会、华人医务中心等等。陈金凤阿姨的卓越贡献,侨社有口皆碑。美国上流社会的精英们对陈金凤阿姨钦敬有加,1986年麻州社工协会授予陈金凤终身成就奖;同年,美国联邦社工协会授予陈金凤终身成就奖,陈金凤的母校瑞吉丝学院也给她授予终身成就奖。2016年,华人历史协会给陈金凤颁发“遊子奖”。2017年9月9日,波士顿华人医务中心创建45周年,庆典上授予陈金凤终身成就奖。

陈金凤处处受表扬,获奖累累。母校的荣誉博士学位让“艾美阿姨”惊喜不已。年届93岁的陈金凤说:五年前与1952年同届毕业的三位同窗回校参加六十年同学会。今年我打算参加毕业65周年同学会,但联系后才发觉能够回校的同届同学,只有我一人。陈金凤幽默的笑着说,可能老天爷打听我的背景,发现我做了不少事情,现在仍在忙着呢。是的,陈金凤现在仍担任塔芙茨医学中心董事,她还在为华人社区服务,退而不休。近日忙于参与华美福利会50周年庆筹备,协助中华公所大楼申报国家历史文物。

陈金凤回顾走上社工之路感慨地说:“我9岁离开美国,十二年后回到波士顿,那时候我没朋友,没人脉,没关系,也就是说,没人给我写推荐信,没人帮助我。我因为当翻译义工,我帮助他人,我除了周末衣厂打工,在市政府公共保健局做暑期工,我稍有空闲就做翻译义工,我得到人们的称赞,被人喜爱,给我带来喜悦,让我有成就感!曾经有西人老师跟我说:陈金凤,你能用一句话说出你人生最大的心愿吗?我脱口而出:I am happy when I am helping people. I feel nothing is happier than this(没有什么比助人更使我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