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六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百岁寿星邝文炽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忆往事
百龄人杰曹森春
多才多艺颜艳娟
旧金山的虎儿庄
“联邦议员克里为我找回了英雄勋章”
自强不息 信仰永存
社区通讯 :
特朗普酒店总裁盛邀林建中主席
中美酒店总商会成立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侨胞联合总会成立庆典
端芬同乡会庆祝成立五周年盛况
破天荒的喜事 台山人的骄傲
台山乡亲遍四海 风雨同舟创前程
台山水步侨胞总會成立典礼盛况
刘锡枢荣登中国邮票专版!
美中文化产业中心开幕剪彩
林氏集团&星巴克新店开业
东方商场的魅力
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盛况热烈
人间四月春光好 台中校友欢聚时
風雨同路 共創輝煌
散文天地:
奇葩竞放 各有千秋
永存文学殿堂的散文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旧金山之秋
火红的枫叶迎亲人
新移民咏叹调
爷爷的金山旧物
外孙给我上“大课”
邻里情
台城街坊喜相逢 风物长情在心中
昔日的场友 永远的朋友
又爱又恨唐人街
就这样没了
在门的另一边
我的移民生涯
药到回春 福泽病人
怀念妻子
纽约人的衣食住行
台山最古的书院—宁阳书院
中国第一所华侨捐建的乡村学校
台山端芬成务学校校友会举行成立庆典
家乡广海
唐韵悠扬:
祝贺“侨乡台山第一图”展出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纽约艺苑群芳谱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只为一个默许的承诺
锯末
拥抱春天(外两首)
回母校
读《回母校》有感
圣洁的白莲花
书画欣赏:
程朗现代时事写实作品
甄锦能油画欣赏
李春华书画展
攝影天地:
刘艺霖飞行表演摄影作品
朱天健自由女神摄影作品
赵永忠摄影作品欣赏

怀念妻子

      陈迪惠
忌日,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是我妻子不幸逝世一周年的日子。

生日,一九三三年六月九日,是我妻子出世的日子。这两个日子,书写着她人生的悲与喜。

忌日和生日虽不同年,但同月同日,上天安排得如此巧合。她八十年的人生,与我有六十年夫妻的生活。六十年,我们两手相牵,一路走来,生儿育女,建立新家,历经风霜,享受欢乐。

每年生日,儿孙齐聚,丰盛菜肴为她——母亲、祖母祝寿添福,合家欢庆。同一个日子的今天却是她的忌日,在她遗像前摆上三牲,献上鲜花,满堂儿孙虔诚叩拜!儿孙们团结奋进,事业昌隆,告慰她在天之灵。两个日子,两种情景,催人泪下。

在今日,她的忌日和生日一起过,这是第一个年头。一周年了,沉痛地怀念着妻子,她似乎告诉我,她在旅游归途,要我勿为她牵挂,坚强生活。朋友为开导我,曾说过一句话:“要坦然面对现实,不论对生者还是殁者都是最好的抚慰”,我感悟,人已离去,再悲伤她也不再回来伴着你,这是现实,面对吧!但是,铭刻心扉,永不忘怀,何况时刻见物思人?不过人已永远离去,这只能依朋友劝导,当她“旅游”去了!

今日,我怀念她,因为她是我再生的伴侣。二零零八年十月,我和妻子回台城探亲访友。有一天我在房间收拾衣衫,她在大厅。我毫无预兆,突然晕倒在床前。当我醒来,神智仍未完全恢复,朦胧地看到房里站满了人。其中有居住台城的亲戚大姨,有同楼的邻居。我感觉到急救的医务人员用担架抬着我下楼梯,此时我似有点清醒,但说不出话。到了医院,不断喃喃呼喊着妻子:“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呀?”真的,不停地呼喊着。因为我感觉她不在我身边,我不能没有她。

我住院有好几天了,仍躺在病床上,医院护士来检查我的病情,我求她们搀扶我起床行走,移动步子我感到脚步还有点力,能轻轻地跨几步,能站一会儿,我心里非常高兴,对能走路,充满了希望。

我在医院治疗了十多天,逐渐恢复了健康,出院了。回家之后妻子对我说,你晕倒在地那阵子,想把你抱起来,哪有力抱得动呢?急得我不知所措,不会打急救电话,急忙打电话告诉亲戚阿姨,又大声喊救命。同层楼邻居都来了,大家合力救你,才逃过这回“劫难”,才有你今日。你住医院那些日子,我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你不能走路,不会自理而睡不好,食无味。希望天公生眼,祖先有灵,保佑我老陈平安。我说:我命大,我们捱了那么多苦,幸福未享呢。你心地好,对我有恩,带来一家幸福,还未报答呢;那时我们动情地手握着手。

因病来得突然,又严重,入医院当天急电告诉美国和纽西兰的儿女回来,以防万一。病情稳定下来,他们各自回去了。我也逐步康复,拄着拐杖和妻子也返回美国了。

我这回中风后遗症少,还算幸运,主要原因是抢救及时。我记得,当我在家醒来到达医院急诊室,前后没有超过十分钟,这一回是我第二次中风了。

我第一次中风是在二00五年。那时什么是中风,有什么病症,我和妻子全然不知。有一天,我觉得喉咙痛,以为没有什么大碍,又忙于做工,抽不出时间见医生,服几粒在家乡带来的六神丸。第二天没愈,反而讲话困难,语音不清,周身无力,手脚不听使唤。我和妻子觉得病情严重,向衣厂请假,由妻子陪着我去唐人街家庭医生诊所看病。经检查医生说,可能中风,叫我马上去心血管专科医生处检查。那是位女医生,姓司徒。经她细心检查,初步确诊中风。她说,待颅脑科透视检查结果后,才最后确诊用药。真碍事,第二天是星期六,星期一才到颅脑科透视检查。检查后确诊脑血栓。这样,一误再误,拖延了时间,错过治疗的黄金时间。直到住进纽约唐人街下城医院时,病情已相当严重了。一个多星期的治疗才出院,医生嘱咐回家继续服药疗养。

我患病期间,妻子没有上班,日日夜夜细心照顾我。她身体也不甚好,但为了丈夫早日康复,虽然劳累也坚持着,真难为她了!

这次中风后遗症多,嘴角微歪,面脸难看,自己无法单独走动,生活不能自理,处处要靠妻子搀扶。出院时,医院配备一个四脚架给我,以方便走路。我想,这样下去怎样生活呢?但又想,我的一生捱了许多苦,今日再苦也一定撑得住,熬过去。我有自信,坚持锻炼,服药治疗,那病一定会逐步痊愈。真的,我有强烈的求生存、继续做工的决心和欲望。回家之后,每日服西药,我觉得还不够,还要用中药,中西结合治疗,祈望早日康复。因此,我到处打听唐人街有哪位专医中风病的中医师。朋友介绍一位姓黄的中医师给我诊治,他是广州人,有中医大学毕业文凭。每星期到诊一次,处方每次执中药三剂,每剂重煲一次。足足两个多月看病服药。每次看病是妻子陪我去的,执药煲药费了多少心机,付出多少辛劳?

康复治疗过程,除了服药之外我还刻苦锻炼身体,学习走路,移动脚步。在家里一有空,妻子就搀扶着我跨步慢走。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锻炼,我借助四脚架可以一步一步慢慢走动了。有了好的开端,我更加有信心。新的活动又开始了,到房子外面用四脚架自练走路,苦练再苦练,每次妻子都陪伴照顾我。要上街活动了,我用四脚架在骑楼街边一步一步慢慢走,此时妻子肩挂着竹凳子陪行。我累了,就地在竹凳子坐下休息。这样走走停停,能出街活动了,我们很高兴。大概经过半年左右的时间疗养,我能拄着拐杖出街跟朋友饮茶聊天了。

在康复过程中的日子是妻子执药煲药,终日陪伴,数月如一日,闻者感叹,贤妻难得。

我第二次中风病愈后,妻子陪我从家乡台山返回美国,不久她就建议买一对屏风放在我床头,我同意,买了,大家合力搬回来。不知过了多久,我无意中发现床尾放着一把小刀。此时我才恍然大悟,意识到她此举两种用意,即“挡邪和杀恶”,佑我平安健康。虽是迷信做法,足见我的健康在她心目中的惦掛,但我把它深深隐藏在心坎里,从来没有透露半句,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是我们夫妻俩心照不宣的互相关爱,真是无声胜有声啊!

我们夫妻几十年的风雨人生,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数不胜数,生前我紧记着,她永远离开了我,我更无时不怀念她!

一年了,我睹物思人,思人感叹,眼眶含泪!

我印象深刻且永不忘怀她的人生经历。她度过的岁月,苦多于甜,我很同情她。也因为这样的缘故,我们都很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

她背着政治包袱大半生,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遣回农村生产劳动。历经风霜,艰难生活。她已殆尽了年青的容颜,已是苍老的农村妇,但我没听过她叫苦喊累,没有发泄过对社会不满的言论。苦和累,加上政治包袱压力,她只有默默承受着。我觉得这是她可敬可爱的不寻常之处。

她为儿女为家庭幸福,忍受了十几年的病痛折磨。她来美前十多年已患上了肝胆管结石病,台山人民医院为她治疗的医生多次劝导她,速往广州中山医学院进行手术治疗,但她怕万一手术出现事故,全家人就失去了申请赴美定居的基本条件,因此一再拒绝医生的劝告。她为了儿女们的幸福心愿,如此捱病痛的付出,正体现深情母爱。今日在美的儿女们及其后代都应永远怀念她!

我看到衣柜折叠着几件长袖及背心的羊毛冷衫,就想起她亲手编织的艰辛。她一针一针的编织着,今天织,明天又织,一天天花了多少时间,费了多少心思才织完一件羊毛冷衫。她说过:“趁我还拿起这副织针时同你织多件衫,迟些,再老了,拿不起织针时想织也没有办法了。”她就是这样抢时间,干着她作为妻子为丈夫能做到的事。

家里的国内邮票是她健在的几个月前从邮局买回来放在抽屉里。这些邮票已用了一年多时间,现在抽屉里还有好几十个。按每月用三两个计,现存的还可用一至两年。为什么她一次买回那么多邮票?猜测其主要原因是我不通晓英语,购买不易,可让我寄信需要就在抽屉里拿,我胆小怕事,她是知道的,买那么多回来是备用的。平日凡是要讲英语才办的事,必定由她去询问,在这方面她确实比我胆子大,能力强,我很佩服她。记得二十多年前,有一回她去邮局寄信,这封信是她来美后第一次寄回中国。她寄了信,兴奋得眉飞色舞,“我会寄信了,我会寄信了!”样子似小孩子。我问她,你怎样买到邮票呢?她说,我先给信邮局人员看,是寄回中国的信封,再说买“市惨”,邮局人员就给我一个寄出国外的邮票了。老实说,她聪明,寄信就想起“市惨”就是邮票。我们家乡台山不少人寄信常说“市惨”,这似乎说是我们台山寄信买邮票的惯用语了。

纸巾、方便用纸、洗衣粉、洗衣枧水,在中国台山邮寄回的乌豆、菜干、陈皮等及其他衣物,而今我仍未用完。

见物思人,似乎她对我说,我早为你准备的,放心用好了。她像远上天国去了仍惦记着我。我每见到这一切,就像见到她,即使光阴荏苒,我哪能忘记她呢?!

想像中你去了“旅游”,这是朋友慰藉我说的,“当太太出门旅游去好了。”我亲爱的妻子,您离我远去,以后我的生活所需要的多着呢,你怎能关心和照顾得了呢?

日常的生活,儿女们也为我买菜购物,但他们有自己的家,要做工生活,不可能常为我购这买那的,需要的我还是自己去买方便。今天,即使是买一回,何况时常由自己购买,这已使我伤心。你在家之时,我哪买过一次呢?我记得有好几回,我拉着购物车仔,跟在你后面,算是大家一起购物了。这种情况,只因为你认为我买自己用东西多,因此你叫我去自选。回家了,即使买了许多物品,满满的一小车。不管哪一回,我觉得比你有力气,争着拉,但你总是不肯说我不会拉,之前,我连一次拉车的机会都没有。好了,现在自己买菜了,真的,提着装菜的塑料袋,又想起你了。边走边想,假若妻子在身边,我还用提着这个袋?有一回,在超市买了菜,用粮食券卡,我不会刷卡,在刷卡机上刷了几次不成功。收银员说:“阿伯,你颠倒了卡,怎行?你没买过菜么?!”我低下头,没吭声,脸红得热辣辣的。一路上心想着,有妻子在身边,我会如此难堪?!眼眶饱含热泪,真的要哭出声来了……

我现在变了,不喜欢看电视,也不喜欢听音乐;平时看看报,学写诗文,借此消磨时间;闲着喜好静坐遐思,孤零零一人独居一室,难免又想起妻子,想夫妻恩爱,生活美满;回忆生活间我们偶有矛盾,吵闹起来。吵完了,当双方冷静下来,我们常会心一笑,此时妻子伸出拳头,锤我两下,有时扭一下手臂,我们都笑起来,没事了。我紧记着她说过的一句话:“老陈,家里有一个人骂你,你就安乐了,最怕没人骂你。”好了,今日家里静悄悄的,还有人骂我?以前有妻子在身边,和妻子吵完了,大家笑一笑,今天希望有人骂我一声,却没有了,笑声也随之消失了。

妻子与我永别一周年。一年来,我时刻回忆着我们几十年有过的欢乐人生,弥足珍贵!若有来世,我们再续情缘,我将倍加珍惜。

思 妻
蓝丘芳草伴仙灵,清享幽林鸟啼声。
极乐天堂云海渺,夫妻姻缘未忘情。
绵绵长夜思妻梦,孤枕醒来泪水盈。
愿您归途心慰藉,儿孙事业日昌荣。
注:蓝丘,坟场地名
二零一四年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