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六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百岁寿星邝文炽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忆往事
百龄人杰曹森春
多才多艺颜艳娟
旧金山的虎儿庄
“联邦议员克里为我找回了英雄勋章”
自强不息 信仰永存
社区通讯 :
特朗普酒店总裁盛邀林建中主席
中美酒店总商会成立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侨胞联合总会成立庆典
端芬同乡会庆祝成立五周年盛况
破天荒的喜事 台山人的骄傲
台山乡亲遍四海 风雨同舟创前程
台山水步侨胞总會成立典礼盛况
刘锡枢荣登中国邮票专版!
美中文化产业中心开幕剪彩
林氏集团&星巴克新店开业
东方商场的魅力
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盛况热烈
人间四月春光好 台中校友欢聚时
風雨同路 共創輝煌
散文天地:
奇葩竞放 各有千秋
永存文学殿堂的散文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旧金山之秋
火红的枫叶迎亲人
新移民咏叹调
爷爷的金山旧物
外孙给我上“大课”
邻里情
台城街坊喜相逢 风物长情在心中
昔日的场友 永远的朋友
又爱又恨唐人街
就这样没了
在门的另一边
我的移民生涯
药到回春 福泽病人
怀念妻子
纽约人的衣食住行
台山最古的书院—宁阳书院
中国第一所华侨捐建的乡村学校
台山端芬成务学校校友会举行成立庆典
家乡广海
唐韵悠扬:
祝贺“侨乡台山第一图”展出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纽约艺苑群芳谱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只为一个默许的承诺
锯末
拥抱春天(外两首)
回母校
读《回母校》有感
圣洁的白莲花
书画欣赏:
程朗现代时事写实作品
甄锦能油画欣赏
李春华书画展
攝影天地:
刘艺霖飞行表演摄影作品
朱天健自由女神摄影作品
赵永忠摄影作品欣赏

我的移民生涯

      赵卫伦

在衣厂剪线

(一) 剪线工

一九九一年圣诞节那天,我抵达纽约,至今已有二十六个年头。其中前十年在衣厂做工,赚美金;后十多年为女儿管家务和为爱好舞文弄墨,写些家乡的陈年往事,以期抚慰乡亲们的思乡之情。

纽约唐人衣厂,有时赶工,连星期日、假日都要上班;政府部门、大公司每天工作八个小时,它却十小时,有时还要加班到深夜才放工;政府部门、大公司按时计酬,最低时薪七元五角,它是按件计,工种不同计价不同,如当时的剪线工,每剪一件五分、七分、一角不等,工值不及时薪的一半,即一天十小时只赚到十余二十元,能赚到三十元就顶呱呱了。另按政府规定,加班的工资一天当一天半计算,他们也不执行,所以,有媒体称之为血汗工厂。

我进衣厂先当剪线工。剪线,是衣厂最低的职位,因为它不用懂技术,工资也最低,也不拘年龄,虽然这样,但没有受到歧视,人格受到尊重,没有心理压力。老板有权炒工人,工人也可以炒老板,来去自由,但不同的是老板炒工人鱿鱼,叫失业,有失业金领,可领半年至一年,以保障工人生活的稳定。而工人炒老板是为赌气,没有失业金领。后来我又兼做铺纱、翕纱、熨骨等工作,一直到衣厂关闭才退下来,那时,我已七十岁了。

剪线工虽不是重体力劳动,但轻工重罪,工作时间长,枯燥乏味,而面对的多是农村上了年纪的妇女,他们拉家常我不爱听,我要说的他们又没有兴趣。幸好,当年经常接近学生和学生的家长,养成了亲近群众的生活习惯,所以,虽话不投机,但亦能和谐相处,互相照应,工作愉快。感到无聊时就翻出箱底货,小声哼哼“半生挑达任情种……”小粤曲,哼哼“我们都是神枪手……”抗日歌曲和默诵“庆历四年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等古文诗词,打发时光,不致影响心情。还有工作环境也不如人意。剪线工场的后面,一字儿排开三台翕衣机,机右侧是蒸汽炉;工场的右侧是熨骨台,开工时蒸汽炉撒发出成千度高温,整个尾门,蒸汽弥漫,热气腾腾,加上夏天高温,整个工场恒温40°C至50°C。而整个衣厂是密封的,只有前后各两台大功率的排气扇排气,没有空调,风扇也是左摇右摆,各个部门互相扯皮,就算有风扇,吹过来的风也是热风。幸好当年有一股傻劲,头顶烈日,赤肩露背,与农民一道干农活,练就一副耐热耐劳的身骨,对大豆般涔涔往下滴的汗珠满不在乎,飞快翻转衣服,聚精会神地找寻那怕是一丝小小的线头,一根不留。创造了一个和谐的环境,心里总是热乎乎的。

剪线十年,总是每天早上七时出家门,九时进工厂;晚上七时出厂门,九时进家门。休息日或与家人上上茶楼,或在家搓搓卫生麻将,与乡亲朋友几乎零接触,重现了千多年前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的情景,付出了差点儿失去兄弟情、乡亲情的代价。不过剪线工既赚了美金,又使刻苦耐劳精神得以发扬,还不让文学知识荒疏,为人生的最后岁月积累了回馈家乡的精神力量和知识力量,为过一个圆满有意义的人生提供了保证。

(二) 写回馈文章

离开衣厂后,我参加附近的老人中心活动,早上做做晨练,晨练完后坐下来谈天说地或看看华文报纸、最写意的是搓几圈麻将。动动手、练练脑,日子过得自在清闲、乐哉优悠。但不知为什么,总是愉快不起来,有点虚度人生的感觉。正在歧路上徘徊的时刻,北斗星出现了,当年荣辱与共的知己兄弟陈文俊来信,说他从县侨务办退休后,颖川堂请他回去主编《颖川月刊》,邀我投稿,并晓之这是回报家乡的大义。

知己兄弟的盛意难却,特别是还能给我过一个充实的又有意义的晚年,让我在人生途程中有幸画一个学到老干到老的圆满句号。于是,再作冯妇,重操秃笔,再过笔墨生涯。好文章不敢说,但老马识途,写几篇稿子也不难。自此,连连发稿,数量可观,质量就不尽如人意了。但是世事难料,平庸者也有爆冷门的时候。例如《晚霞满天夕阳红·〈给妻调笑诗〉读后》一文,可说是爆冷的文章。这么说的根据是文章在《颍川月刊》发表后,忽然收到《给妻调笑诗》的主人公陈中美先生惠函雅教,他说文章中肯,写到点子上,喊出了他心底里的呼声。与此同时,还有他主办的《明园玉楼咏诗》期刊,文坛前辈写了一篇小文而如此大动作,垂爱一位素不相识的文艺战线上还是下士军衔的小兵,是我懂事以来罕见的事,今天,却被我遇到了,深感幸运。

后在与文俊的通信中,才知道陈中美原名陈田军,陈中美是他移民三藩市前夕改的名,寓先中后美之意。移民前他是台山文坛的翘楚。文俊还说,你的文章得到他的赏识,应是有一定的分量,因为他的治学态度非常严谨,且原则性很强,是非观点旗帜鲜明,从不和稀泥。到此,我方如梦初醒,此际,我意识到已不只是感到幸运,重要的是对陈老的敬服了。敬服他对一个素不相识、又寂寂无名的后辈给予热情的关爱与赞扬,这种豁达无私的胸怀和以提携后辈为乐事的高尚品格。我还想到老前辈这般费神费力是在给我加油,鼓励我为回馈家乡继续努力,多写稿,写好稿。说敬服就拿出实际行动来。于是,我全心投入。一动笔兴致就来了,说一发不可收拾并不为过。文章先后刊登在《颍川月刊》、《明园玉楼咏诗》、《浮山月报》、《斗山文艺》、《台山诗词》、《台山文学报》和《台山文评报》等。近年还投到《台山人在美国》。特别是前四期对我十分眷顾,有稿皆发,在此,感谢他们给我的机会,帮我完成回馈的心愿。

(三) 以文会友

从此,我更广泛接触其他报刊,逐渐发现报刊里经常出现差错。我想,作者水平参差,稿子里出现点差错不足为奇,但编辑们为什么不改正呢?总编为什么不改正呢?需知,稿子未见报前,错误在作者,一旦见报,错误就属于编辑先生们的了。因为编辑的责任就是要改正文章中的错字、不贴切的词语、不通顺的句子、不健康的思想内容,甚至还有离题的。编辑对文章的內容进行删改补充或不予发表。所以,公开发表的文章里有差错是编辑的责任。当然,有时校对也有责任,但不是主要原因。

报刊出现差错,后果是严重的,因为它传播面广,传遍世界各个角落,部分被误导的读者,再来一个以讹传讹,几何级数般的增长,此时,祖国的优秀文化就会被歪曲,被损害。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鉴此,我曾向有关编辑部表达了浅见,陈中美、陈文俊海纳百川,敢于面对现实,相信读者,把意见刊登,与读者见面,让读者共同议论,共同消化,共同提高;台山李大坪、纽约谭克平反应很快,及时交流,互相切磋,共同探讨改进工作;也有不敢面对现实者,连来而不往非礼也都忘记了。

十多年的默默耕耘,写尽了记忆中的家乡事,吸引了乡亲们的眼球,说如读浮石的历史故事。也写了旅居纽约的浮石乡亲的人和事,变侨刊单向报道为双向报道,把旅外乡亲的家书变成用内外乡亲的家书,展现了侨刊的新面貌。我还试用分析课文的方法读现代诗词,摆脱格律的束缚,抓紧内容和写作技巧,与时俱进地进行赏析,对有错误的也从不隐瞒观点,直抒胸臆。回头看,《晚霞满天夕阳红·〈给妻子调笑诗〉读后》、《立志终生行善的企业家·香港陈策文先生的〈感怀〉读后》、《通俗生动顺应潮流·喜读黄新先生的〈梅雪迎春〉》、《境界崇高清新脱俗·刘锡棠的〈昙花咏赏析〉》、《古为今用推陈出新·读陈文俊〈新诗鸣谢栏〉》、《和衷共济繁荣华埠·读谭锋先生的〈纽约华埠风情诗〉》、《潇潇绿竹不染尘但留率直在心间·试析〈夕阳语(二)〉》等。都得到作者的认可,表示满意。以上的诗作者与我素未谋面,更谈不上相识,但后来都成了心灵相通的朋友,还有素不相识的黄荣伙惠赠大作《异国抒怀》,还不时来电切磋。三藩市金山诗艺会会长张家修赠联勖勉,把我的名字入联,联曰:“卫护本真扬国粹,保持纯朴乐天伦”。鼓励我为扬国粹继续战斗。香港的陈秉砚来信谈文,给了我精神力量。

俗话有云: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何止得一知己,哪有什么遗憾呢?谨此,谢谢朋友们成就了我一个完美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