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六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百岁寿星邝文炽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忆往事
百龄人杰曹森春
多才多艺颜艳娟
旧金山的虎儿庄
“联邦议员克里为我找回了英雄勋章”
自强不息 信仰永存
社区通讯 :
特朗普酒店总裁盛邀林建中主席
中美酒店总商会成立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侨胞联合总会成立庆典
端芬同乡会庆祝成立五周年盛况
破天荒的喜事 台山人的骄傲
台山乡亲遍四海 风雨同舟创前程
台山水步侨胞总會成立典礼盛况
刘锡枢荣登中国邮票专版!
美中文化产业中心开幕剪彩
林氏集团&星巴克新店开业
东方商场的魅力
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盛况热烈
人间四月春光好 台中校友欢聚时
風雨同路 共創輝煌
散文天地:
奇葩竞放 各有千秋
永存文学殿堂的散文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旧金山之秋
火红的枫叶迎亲人
新移民咏叹调
爷爷的金山旧物
外孙给我上“大课”
邻里情
台城街坊喜相逢 风物长情在心中
昔日的场友 永远的朋友
又爱又恨唐人街
就这样没了
在门的另一边
我的移民生涯
药到回春 福泽病人
怀念妻子
纽约人的衣食住行
台山最古的书院—宁阳书院
中国第一所华侨捐建的乡村学校
台山端芬成务学校校友会举行成立庆典
家乡广海
唐韵悠扬:
祝贺“侨乡台山第一图”展出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纽约艺苑群芳谱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只为一个默许的承诺
锯末
拥抱春天(外两首)
回母校
读《回母校》有感
圣洁的白莲花
书画欣赏:
程朗现代时事写实作品
甄锦能油画欣赏
李春华书画展
攝影天地:
刘艺霖飞行表演摄影作品
朱天健自由女神摄影作品
赵永忠摄影作品欣赏

就这样没了

      李喜丽
"911"那天早上,我像以往任何一个平常的日子一样回到学校上班。第一节课正在进行,窗外传來大街上急促而频密的警车、消防车、救护车的呜叫声,几个学生涌到教室后面的窗口去瞭望。我站在讲台上,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就劝止学生:“有什么好看呀?纽约哪天没有警车、救护车呼天喊地呀?没什么事的……”学生很乖,很快回到坐位,我们继续上课。窗外的车声、人声越来越大,也没影响到我们 — 纽约市哪一天能完全安静?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在嘈杂、有噪音干扰的环境中上课。隔壁教室的老师开了收音机,隐隐约约听到播音员说到世贸那边出事了,也以为只是小事。

我们学校就在曼哈顿桥的桥头旁,教室后面的窗户正对着世贸的两幢摩天大楼,仿佛近在咫尺。直到下课,学生走了,我走到窗前,才看到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世贸的一幢高塔正冒着滚滚浓烟(其实当时南塔已坍塌,只不过我还不知道,还以为被浓烟遮挡住而已)。我怎么能够相信,平时那么傲視群樓,高高在上,世人仰視的世贸中心,此刻正像一根燃烧著的木柴,冒著滚滚黑色浓烟。世贸中心周围的几条大街上,人群像潮水一样涌来,像逃难似的涌过曼哈顿桥----所有的公共交通停摆,人们必须走路回家。那情景,就像电影里看过的战争场面:硝烟弥漫中,到处是惶恐无助的逃命人群。 一位同事走过来,告诉我事情的大概:有恐怖分子袭击,世贸南塔已倒塌。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和内心的恐惧。就在我们谈着话的一剎那,冒着火光与浓烟的北塔,在我眼前,就那么轰然一声坍塌下去!坚固无比的不锈钢金属,在高温燃烧下,竟像受热的巧克力糖一样融化,直泻下去;倒塌着的整幢摩天大楼,又像砌好的积木,冷不防被人从底层抽走了一块,失衡的积木,轰然下坠,无一幸免,倾刻间散乱一地。如此迅速,如此威力,即使是万能的上帝,也来不及拯救。 灾难发生后的一段很长日子,整个曼哈顿下城区还被笼罩在劫后的悲情愁绪中:世贸废墟中,积压在地下的灰烬依然继续燃烧,黑色烟尘不断上升,飘浮在上空,让人窒息,刺鼻的烧焦味继续在空气中弥漫。再后来,闻到的是腐嗅味,那是废墟中的尸体开始腐烂而发出的尸嗅味,死亡的气息是如此靠近而又挥之不去。 我一直不敢走近世贸遗址,因不知以何种心情去面对。等到我再度重临,已是几个月后一个严寒冬天的傍晚。遭受重创的废墟区,被高高的铁栅与木板围隔着﹐有一个木板搭成的连带通道的高台,可供游人走上去,近距离的观望。寒风中,游客排著长长的队伍,耐心等候分批走上高台。队伍缓缓移动,人们神情肃穆,雀鸦无声,仿佛害怕惊动了塔下的冤魂。 通道旁边的墙壁上、铁栏上,贴满了一些寻人的照片。照片人的面容,有年轻美丽青春焕发的,有慈眉善目老态壮然的,有笑容可掬自信朝气的,个个像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因为每天来這里上班的,都是纽约的精英分子啊……但他们都不在了,他们都曾有着美满幸福的家庭。失去他们,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讲,会是怎样揪心的伤痛?在照片的旁边,有满地的鲜花、蜡烛、悼念的诗句,与一串串的千羽鹤…… 随着人流踏上高台,往下望,展现在眼前的是个大深坑,一个深陷的窟窿,好像一个凶残可恶的巨魔,踩踏后留下的脚印。而我们,正在悼念的人们,围成一圈,不解的问:为什么?空旷的深坑里,有一些做着清理工作的人员与来往穿梭搬运的车辆,此外好像再没什么了。但我又总是觉得,在我们的周围,有无数的亡魂浮游在四周的空气中,与我们同在。寒风袭来,阴冷无比。虽然穿着厚厚的寒衣,由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却还是抵御不了冰寒,那由心底发出顫顫的冰冷。 世贸两幢高塔,是纽约市的地标。纽约人每次外出返回纽约市时,在巴士、在飞机上远远就见到那两幢高塔,就知道快要回到家了;像远航的船只,望着岸边的灯塔,就知道有陆地可以停靠歇息;像外出跋涉奔波的人,晚归时见到为他亮起的门灯,就感受到了归宿的温暖。如今没了世贸的高塔,再由外面返回纽约,寻找不到熟悉的地标,就像迷路的旅客,找不到回家的指引。任何事情的发生,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理由。只是我们永远无法知道那个真正的理由是什么。世贸中心就这样没了,但就这样白白的没了吗?在感到悲伤与恐惧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想到什么?“9.11”事件让冷漠疏离的纽约人,在灾难发生后,展现了空前的团结、互助和坚强,甚至让纽约人好像重新认识了自己;也让一些寄居纽约的外来客,终于发觉纽约其实已是自己的家。当它被恐怖分子摧毁时,我们的心也会痛。911让人明白:世事无常。美好幸福不是必然,当我们拥有时,就应该好好珍惜,不然等失去机会以后再后悔就太迟了。有些人,有些物,就这样没了。留下来的人,怀念与悲悯的同时,更应该好好珍惜,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