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六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百岁寿星邝文炽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忆往事
百龄人杰曹森春
多才多艺颜艳娟
旧金山的虎儿庄
“联邦议员克里为我找回了英雄勋章”
自强不息 信仰永存
社区通讯 :
特朗普酒店总裁盛邀林建中主席
中美酒店总商会成立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侨胞联合总会成立庆典
端芬同乡会庆祝成立五周年盛况
破天荒的喜事 台山人的骄傲
台山乡亲遍四海 风雨同舟创前程
台山水步侨胞总會成立典礼盛况
刘锡枢荣登中国邮票专版!
美中文化产业中心开幕剪彩
林氏集团&星巴克新店开业
东方商场的魅力
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盛况热烈
人间四月春光好 台中校友欢聚时
風雨同路 共創輝煌
散文天地:
奇葩竞放 各有千秋
永存文学殿堂的散文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旧金山之秋
火红的枫叶迎亲人
新移民咏叹调
爷爷的金山旧物
外孙给我上“大课”
邻里情
台城街坊喜相逢 风物长情在心中
昔日的场友 永远的朋友
又爱又恨唐人街
就这样没了
在门的另一边
我的移民生涯
药到回春 福泽病人
怀念妻子
纽约人的衣食住行
台山最古的书院—宁阳书院
中国第一所华侨捐建的乡村学校
台山端芬成务学校校友会举行成立庆典
家乡广海
唐韵悠扬:
祝贺“侨乡台山第一图”展出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纽约艺苑群芳谱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只为一个默许的承诺
锯末
拥抱春天(外两首)
回母校
读《回母校》有感
圣洁的白莲花
书画欣赏:
程朗现代时事写实作品
甄锦能油画欣赏
李春华书画展
攝影天地:
刘艺霖飞行表演摄影作品
朱天健自由女神摄影作品
赵永忠摄影作品欣赏

又爱又恨唐人街

      李喜丽
我 家移民来美,一开始就住在唐人街,而且一住多年。刚开始时,说实在的,对唐人街极度厌恶:又脏又乱垃圾多,空气混濁,人多又嘈吵。这种貧民窟般的居住环境,房租竟然贵得离谱。心里总在盘算着:一有机会就逃离唐人街。

考大学时,我刻意选择一间离纽约市六个半小时车程,位于纽约上州的大学,就是不想再在唐人街住下去了,离得越远越好。九月份开学后,埋头应付繁重的课业,一口气一直撇到十一月份感恩节放假。唐人街?早拋到脑后去了,根本没时间想起它。

許多学生都是由纽约市考去的,学校特意为我们租了一辆巴士回纽约市。车在傍晚离开学校时,天空飘下当年的第一场雪,于是载满“纽约客”的车子,在风雪中浩浩荡荡地奔赴纽约市。

上了车,我屁股一沾座位就呼呼大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车人“New York City! New York City!”的兴奋呼叫声中被惊醒,睁开还睡意朦胧的双眼,灯火辉煌的纽约市就在眼前,简直令我措手不及,睡意倾刻消失了。望着眼前熟悉的纽约地标:帝国大夏、克莱斯勒大楼、世界贸易中心姐妹楼…… 一种强烈的亲切感突然涌上心头:这是纽约市,我从这里离开,现在回来了;那是世界贸易中心姐妹楼,它旁边就是唐人街,那里有我的家,住着我的家人…… 积压了几个月的想家之情一下子汹涌而出,全车人都在欢呼尖叫,而我,一个人在黑暗中默默地泪流。

走出格兰街地铁站,拖着行李踏上唐人街,久违的气息,熟悉的乡音,一下子将我包围,雪花纷飞中,抬头望着唐人街的中文街道牌,我意识到:我回来了,我到家了!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吧:处在这个地方的时候,不会喜欢它,甚至讨厌它,并且千方百计地想离开;当离开了,却发现并不能把它忘却,反过来才想到它其实没有什么不堪设想的,甚至会慢慢发现它的好处多多呢。思想有了这样转变以后,再回唐人街,我觉得它一次比一次更干凈、更亲切。我把这想法告訴朋友,朋友不以为然,“完全是你的心理作怪!”也许她讲得对,其实唐人街的一些不足依然没有改变,但我开始学会理解它。

唐人街新鲜菜肉市场、茶楼餐馆林立,确实给人带来了很多方便。就像我家,冰箱从不用存放任何食品,菜肉市场就在楼下,现买现做现吃,天天都可以吃到最新鲜的饭菜。夸张点来说就是:到要做饭时,把锅洗净预热落油后才下楼去买菜,买回来洗切好后,下锅就刚刚好。每次与朋友出去玩,到了吃饭时,大家商量吃什么好, 最后的决定往往是:回唐人街吃广东餐吧,"食在廣州、住在杭州"嘛!既然唐人街的菜肉市场,茶楼餐馆满足了我们这些虽住在美国,但永远改变不了要吃中国菜的可怜胃口,那么由此而带来的环境脏乱,空气不好就忍忍吧,不能太苛求了,针哪有两头利?

唐人街还是人多又吵,特别周末,街上人山人海,寸步难行。茶楼餐馆永远排队等位,人满为患。平时大家都工作忙,只有周末才出来喝茶吃饭联络感情,顺便为冰箱存足一个星期的食物和蔬果。那些住在郊区的人,特别是不会开车的老人家,平时住在一个很少听到"唐话"的环境,好不客易来一趟唐人街,等于坐牢房的人碰到放风的机会, 在街上遇見多时不见的老乡、老同学、老街坊,总算可以用家乡方言畅所欲言了,能不激动吗?能不兴奋吗?一激动,一兴奋就难免说话声浪大,想控制也控制不了。

走在唐人街的街头,很多时候会听到旁边有人“咳 ——吐 ——”一声,一口吐痰沫就飞箭一样落在你的脚旁。对于在“中国见惯"的这种行为,我特别反感;现在的态度是:只要那吐痰沫不落在我脚上或溅到裤腿上,我就可以若无其事的继续赶路。人多,走在街上难免与人有"亲密"的接触,如果被人碰到了或被踩了鞋后跟,我完全无所谓。但如果我不小心碰了人或踩了前面人的鞋后跟,在説了对不起后,还有可能被回骂:你“发鸡盲呀?!”“走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呀?!”没关系!每个人的修养不一样,你不骂人不等于别人不骂你,反正被骂两句又无关痛痒!

在唐人街的地铁站,特别是在上下班高峰时段,车来了,门一开,里面的人还未出来,外面的人已拥着进去。你永远被挤在最后面,上车已经没有空位了;如果你是在里面,不经挣扎很可能下不了车。这情形很有可能跟你在国内任何车站遇到的情形没有区别,你特不喜欢,但那种“亲切感”让你哭笑不得。

唐人街让我又爱又恨遍及衣、食、住、行各方面。在衣着这方面:像我这样长了一副中国南方人的矮小身材,纽约市百货公司里的最小号的时装对我来讲也嫌太大,没办法了,光顾唐人街那些进口服装店吧!那些由中国大陆或香港直接引进的时装可能有不合潮流,但试穿每一件,好象为我量身订做的一样合身。买吧!虽然我不会讲价,虽然明知被宰,我也只能忍痛掏钱----还能到哪里去找更合身的服装呢?

更想不到的是,当初为了离开唐人街去了一所那么远的大学读书,结果四年后毕业,却回到唐人街一间学校找到工作,世事真难料。我工作的学校离家只有十分钟路程,如果脚步加快又不用等红灯的话,五分钟就可以到达。同事们都取笑我是听到了上课铃响才爬起床的。对比那些住在长岛、新泽西州的同事要花上两个小时才赶来上班,我有点幸福了!每月还省下一笔交通费呢,住在唐人街真好!

虽然住在唐人街好,后来,全家人还是搬离了唐人街。我每天要早起一个半钟头赶搭地铁上班。习惯了熬夜迟睡的我要早醒一个半钟头,却没办法强迫自己早一个半钟头睡。刚搬家那段时间,我天天睡眠不足,顶着一副熊猫眼,无精打采,一坐下来就瞌睡,不禁時不時怀念住在唐人街的幸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