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六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百岁寿星邝文炽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忆往事
百龄人杰曹森春
多才多艺颜艳娟
旧金山的虎儿庄
“联邦议员克里为我找回了英雄勋章”
自强不息 信仰永存
社区通讯 :
特朗普酒店总裁盛邀林建中主席
中美酒店总商会成立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侨胞联合总会成立庆典
端芬同乡会庆祝成立五周年盛况
破天荒的喜事 台山人的骄傲
台山乡亲遍四海 风雨同舟创前程
台山水步侨胞总會成立典礼盛况
刘锡枢荣登中国邮票专版!
美中文化产业中心开幕剪彩
林氏集团&星巴克新店开业
东方商场的魅力
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盛况热烈
人间四月春光好 台中校友欢聚时
風雨同路 共創輝煌
散文天地:
奇葩竞放 各有千秋
永存文学殿堂的散文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旧金山之秋
火红的枫叶迎亲人
新移民咏叹调
爷爷的金山旧物
外孙给我上“大课”
邻里情
台城街坊喜相逢 风物长情在心中
昔日的场友 永远的朋友
又爱又恨唐人街
就这样没了
在门的另一边
我的移民生涯
药到回春 福泽病人
怀念妻子
纽约人的衣食住行
台山最古的书院—宁阳书院
中国第一所华侨捐建的乡村学校
台山端芬成务学校校友会举行成立庆典
家乡广海
唐韵悠扬:
祝贺“侨乡台山第一图”展出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纽约艺苑群芳谱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只为一个默许的承诺
锯末
拥抱春天(外两首)
回母校
读《回母校》有感
圣洁的白莲花
书画欣赏:
程朗现代时事写实作品
甄锦能油画欣赏
李春华书画展
攝影天地:
刘艺霖飞行表演摄影作品
朱天健自由女神摄影作品
赵永忠摄影作品欣赏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刘荒田
2014年6月,纽约《侨报》作家俱乐部邀请王鼎钧先生和我谈散文写作。我有备而来,临场却把讲稿放进口袋,信口开河。为的是:漫长文学路上给我提携最多,最为重要的三位贵人,都住在纽约,均在现场,必须逐个感谢。第一位,是伍俊生老师,第二位是原《美洲华侨日报》副刊主编王渝大姐,第三位是大师级散文家王鼎钧先生。

但我和纽约结缘,并非全因为写作;对它的归属感,还来自母校。在侨乡名校,我从12岁待到20岁,其间基本完成从少年到青春的蜕变,奠定知识基座,塑造人格雏形。进去时是体重60斤的野孩子,出来时是刚脱掉红袖章,满怀迷茫和愤怒的过气红卫兵。然后,当知青,当民办教师,当过小小的公务员。又一个然后是异国,太平洋之滨的旧金山。打工,写作。岁月匆匆,进入老境,退休,开始在中美两国轮流居住。大半辈子这般交代。而母校,并非单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谚语中的硬件,还涵盖活生生的人。可作母校象征的群体中,关键人物多半定居在纽约。到纽约,有如进母校——不是现在状态,而是“我们的台中”,原汁原味的上世纪六十年代,黑白照一般的集体记忆。纽约诗词学会会长梅振才学长日前在微信发表的绝句中两句:“我亦飘零栖彼岸,梅花绽处是吾家”,教我激赏不已,把末句中的“梅花”换为“台中人”,便恰如其分表达我们共同的情愫。

新世纪以来,我去了四次纽约,每次都受到校友们无比热情的款待,聚首在哈德逊河畔的唐人街,茶楼上热腾腾的水汽中,人面总是重叠的。来了,精神矍铄,能说善写的李泽槐校长,50年前戴宽边眼镜、在礼堂上作报告,儒雅中带威严,学子谁不以为他行年50以上,原来不到40岁。对一生影响至巨的是好老师,而我们这一届的任课老师中,有几位岂止是彼时全校最出色的,还够格排进台山现代教育史上“最优教师”之列。他们是:语文老师伍俊生(谁不为他诗朗诵一般的讲课着迷?)物理老师伍永良(可记得他自信地微笑,以手语解释磁场?)地理老师许荣达(横写板书总是向右上斜,有如秋空的大雁。至少一个星期前大家就在数,哪天许老师来上课)。他们都是纽约人!加上住在加州的最佳数学老师温日富,便是可为百年口碑的钻石阵容。我们是他们亲手调教出來的!

还有同学。本个世纪前同在南北院的教室上课的少男少女,到了当祖父祖母的年纪,在纽约拥抱在一起。操场旁边的草坪上和我一起躺着,边嚼狗尾草,边看繁星的是谁?高三级文革中最要好的许兆权,那是即将被赶出校门的1968年,烦人的盛夏。在篮球场上,我和同伴号称球技位列亚军的李沃欢,一次次午睡前和江金贤,以二对一决雌雄,永远败在这体育全能的手下。如今,在布鲁仑的江府,每天早上,喝一杯主人泡的哥伦比亚咖啡,我暗地里叹一句,球场夙怨一饮消之。当年的班长雷超杰,一如既往的憨厚和诚恳,握着他的手,想起晚自修时他制止喧哗的庄严嗓门。还有李玉慈、陈锦珠、谭小环,每次聚会,都被她们的盛情感动。我们的青春备受禁锢,初中时的文娱委员郭冰玲教集体舞,全班围成圈子,男生和女生各握竹枝一端,代替手拉手。幸亏文革后的磨难成就了雷超杰和郭冰玲的姻缘,他们以及后来成为佛山大学教师的陈娟愉和李灼庭,是群体“唯二”的浪漫。在这里,要对李惠慈致以太迟的歉意:1977年前后,我在台城街上邂逅你多次,却不打招呼,并非出于高傲,而是因了从学生时代“严男女之大防”的后遗症。

在不同的茶楼,面对相同的人,六年读书加上两年疯疯癫癫的造反,多少场景与感慨,今朝都到眼前来!1960年,五年制实验班里的孩子,红墙绿瓦的第四宿舍,纱帽山上悠长的蝉鸣,又陡又长的石级旁,铁笼里关着一只体态肥大的公猴,傍晚一起逗它发狂,一波波哄笑覆盖了第一次离家的乡愁。1961年,刚刚从高三学生变为初一俄语老师的梅振才学长,以歌唱一般的声调教读发音,让处于变声期前夕的孩子极尽顿挫摇曳之能事地读,至今依然响在耳畔。1963年,我和同桌林炳衡上自习课时捣蛋,坐在走廊上改作业的梁光强老师一声断喝,回声嗡嗡然。1965年春,25岁的伍俊生老师从端芬中学调来,第一次上课,学生惊为天人。这一年放寒假的前一天,班主任梁光强老师宣告:你们自由了—西北风任你喝。1966年元旦,和香港左派巢穴培侨中学的学生联欢,一本正经地交流学毛著的心得。风雨欲来的夏天,工作组,学生分左中右,批三家村,6月中旬,毕业班集中听传达中央停止高考的文件。文革浩劫,我们殉之以一次过的青春。物理教研室是我们的战斗队部。伍俊生老师和我一起炮制和“总派”论战的大字报,中午他在抄大字报用的大桌子上睡觉,爬起来时背心衫上尽是墨渍。五一九行动,六六绝食,武斗,打砸抢,那是惊心动魄的1967年。

现代中国人中经受折磨和苦难的一代,最倒霉的一代,乘着改革开放潮,来到新大陆。师生的共同标签是新移民。上山下乡后又一次“插队”,谋生的艰辛,语言的困窘,丰沛而愈来愈明朗的希望,后代的成长。然后,顺其自然地进入晚年,退出人生的战场。今朝都到眼前来,聚会,是昔日同窗情的温习和强化。最教我惊喜的,是另外一种验证。2013年7月,我参加了纽约台中校友会的宴会。席间,伍俊生副会长以孝道为主题作了30分钟情理交融、精彩绝伦的演讲,听众如痴如醉。距离他在讲台上讲右派的诗人艾青的短诗《礁石》恰恰半个世纪。我听过包括克林顿和奥巴马在内的名人演讲不少,把我引领进文学殿堂的恩师的演讲,论严密和深致,一如凝聚高手匠心的华章,而扑面春风般的亲切和出奇制胜的机锋,属于即兴。他在掌声中下台。我悄声问他,有讲稿吗?他摇头。我微笑不语,心中的敬佩难以言状,无意间印证了早年的结论——原来,这位以口才称雄邑内的演说家,并非“塘中无鱼虾作将”,在世界超级大都会一样叱咤风云。

走笔至此,遥望蓝天,停云娴静,思念纽约故人,一辈子的台中校友缘,今朝都到眼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