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六期杂志目录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百岁寿星邝文炽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忆往事
百龄人杰曹森春
多才多艺颜艳娟
旧金山的虎儿庄
“联邦议员克里为我找回了英雄勋章”
自强不息 信仰永存
社区通讯 :
特朗普酒店总裁盛邀林建中主席
中美酒店总商会成立大会圆满成功
广东侨胞联合总会成立庆典
端芬同乡会庆祝成立五周年盛况
破天荒的喜事 台山人的骄傲
台山乡亲遍四海 风雨同舟创前程
台山水步侨胞总會成立典礼盛况
刘锡枢荣登中国邮票专版!
美中文化产业中心开幕剪彩
林氏集团&星巴克新店开业
东方商场的魅力
AHB集团感恩颁奖联欢晚会盛况热烈
人间四月春光好 台中校友欢聚时
風雨同路 共創輝煌
散文天地:
奇葩竞放 各有千秋
永存文学殿堂的散文
纽约台中校友缘 今朝都到眼前来
旧金山之秋
火红的枫叶迎亲人
新移民咏叹调
爷爷的金山旧物
外孙给我上“大课”
邻里情
台城街坊喜相逢 风物长情在心中
昔日的场友 永远的朋友
又爱又恨唐人街
就这样没了
在门的另一边
我的移民生涯
药到回春 福泽病人
怀念妻子
纽约人的衣食住行
台山最古的书院—宁阳书院
中国第一所华侨捐建的乡村学校
台山端芬成务学校校友会举行成立庆典
家乡广海
唐韵悠扬:
祝贺“侨乡台山第一图”展出
诗画琴棋韵律欣赏
纽约艺苑群芳谱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只为一个默许的承诺
锯末
拥抱春天(外两首)
回母校
读《回母校》有感
圣洁的白莲花
书画欣赏:
程朗现代时事写实作品
甄锦能油画欣赏
李春华书画展
攝影天地:
刘艺霖飞行表演摄影作品
朱天健自由女神摄影作品
赵永忠摄影作品欣赏

父亲昔时在台山

      谭广伦
        年前,世界日报上下古今版刊登邝启新先生所作“谭佑子孙爱乡爱国”的文章,阅后触发我的回忆。文中所述我父亲谭蔚亭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致力侨乡建设,兴办诸多公益事业的功绩。往事距今已有六十多年,沧海桑田,时过境迁,当今台山若非高龄人瑞,对此恐不知其详。

先说上世纪初,我父谭佑旅居南阳马六岬埠,自创广万源号,从事建筑工程行业,举凡岬埠重大建筑工程,多经其手建造。

与此同时,独资开发大面积橡胶园,种植橡胶,大大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而且对岬埠兴革与公益之事,多所提倡并加赞助,深获当地英廷嘉奖,封为太平局绅。

谭佑身居海外,心系母国,辛亥革命时,他投身响应,积极支持,与来自国内的先进名士邓泽如、邹鲁、胡汉民等极为友善,诸先生每至岬埠,多寓其宅,共论时事,对母国多次筹赈,他带领解囊,并发动华侨踊跃捐助,获得当时国民政府财政部多次褒扬。

民国十四年,他回乡探亲期间,对台山建设多献良策,为纪念其母养育之恩,捐银元二万,完成建筑台荻公路大岭厚桥,顺利通车,邑人称善,时任台山县长刘栽甫嘉其善体亲心,特命名为“仁孝桥”,并在桥旁建亭立序纪念。

民国二十年,他再次回乡,复向政府建议扩建县城西交通枢纽,全长六百余尺的通济桥,即获时任县长李海云接纳,并任命我父亲谭蔚亭为改建通济桥勷办处主任,专责规划,发动华侨乡民,筹集改建所需资金银元达二十多万元,越十四个月竣工落成,使全县城乡备受其益。

我父谭蔚亭生于公元1890,年幼时,祖父将他留居故乡,接受母国文化教育,清朝末年,他毕业于旧制县立宁阳高等小学,成绩优异,由广东省提使学司保送进入省府中学深造,复升国立北京政法大学,精研法律,毕业后适逢广东省第二届议会选举,增配侨属席位,他被当局推荐选为省议会议员,后又膺选为副议长。

那时我父年龄未足三十,风华正茂,办事能干,在省议员任内关心民生,对地方应兴应革,每于议坛抗诤,持正不阿,获得各界信任推重,先后兼任广东省长公署高等顾问等职,奉公弥勤,对民政侨政多有建议,为国为民表现出色,曾获当年民国总统黎元洪授予三等宝光嘉禾勋章,以彰功绩。

在陈炯民掌管广东军政大权,孤行独断,不恤民意。事无可为,我父不甘利用,遂远走南洋到了岬埠,迄陈炯民下野,始行返国,先后接受当时主持粤政的黄慕松和吴铁城二位的聘请,任广东省粤侨事业辅导委员会专门委员及国民经济建设委员会委员。

我父回到台山后,首为县城解决燃眉之急的电力困乏难题,发动集资开设永明新记电力公司,先后从德国购回三台五千瓦的新型发电机组,安装供电照明,使县城灯火辉煌,大放异彩,历有“小广州”之称。接着又创建永明制雪厂,生产冰块,解决台山沿海地区水产冰冻之需,有效地促进了全县渔业生产发展,满足城镇海鲜供应。

一九二0年至一九四0年期间,是我父为振兴台山付出心血和精力最多最大的年代,县城发电基业实现了,信心百倍,意气风发,进而多与各界人士共商筹划,从金融、通讯、教育和商业等方面逐项着手设计。经过二十年的艰苦开拓,他先后在县城创办了最早的同声电话公司,台山南华日报、台山县银行、岭海银行、西宁市市务公所、西门墟光兴公司、瑞应职业学校、西华印书馆和洋楼式燕喜酒家等等新兴公益事业,带动了全县经济如雨后春笋全面崛起,城乡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兴旺景象。

随着县城公益事业不断扩展,父亲身负职责也越来越多,当年他除了担任上述行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外,还担任台山县团总局局长,县自治委员会、县财政委员会、县粮食调节委员会等主席,县紧急救济处主任,台荻行车公司、全县汽车联合会、新宁铁路、育英中学、养中学校、育英农场、中山公园、石化公园、和兼任广州新华酒店、广州橡胶厂、广州建华银号、香港爱群燕梳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等等职衔四十多个,都独当一面,一生为公,深受县内各界和海外华侨的敬重,声誉超人。

民间曾流传这样的评论,说“在台山的国民政府当政者,从李海云至伍士焜,共换十二届县长,他们在任时所办的公益事业总和,远比不上谭蔚亭主办的多。”这个说法也许是公认的事实,当年台山人尽皆知。

一九八八年,《台山人物志》对我父称之为“一个卓有成效的台山实业家”;二00六年广东江门日报报导“谭蔚亭是台山最早的电话公司创办人,是台山公共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我父对儿女管教严格,常常训示我们不要偷懒,不要贪心,要做一个品行良好的人。我读小学时,每次向他要钱购物,他必问明用途,买回的东西,要让他过目,防止说谎骗钱乱花,谆谆家教,令我深入脑海,终生不忘。

我大学毕业获得工商管理学士学位返台山,当局委任主管一税务所,月薪港币四百多元。父亲对我说:“初入社会工作,即掌管钱财大权,容易学坏。”不同意接任。后被委任台山县立劳工子弟学校校长,少了六、七倍,他却非常高兴,说:“教育比管钱的好,努力做吧!”由此可见,我父无视钱财欲望,品德高尚。

我父性情温文低调,亲力亲为,不染烟酒,生活朴素,从不奢侈。他一件大衣穿了二十多年,母亲要他换新,他说:“旧的还好穿,无谓破费。”坚持不换。他每天清晨起床,必亲自打扫厅堂,把台凳桌椅整理得十分洁净,从不假手佣人去做。他因致力公事,很少时间在家,家务全靠母亲料理。

可是,在他人生中,感到最痛苦难受的日子,是我母亲因病早逝,失去了温良贤德的内助,家中乏人照料,心情极度悲伤,寝食不安,后来续弦,继母照料家庭,他才恢复精神重新振作。

日寇侵华时,台山县城“三三”、“九廿”两次沦陷,遭受严重破坏,我父经手创办的公共事业,大多变成废墟。抗日胜利后,我父离开了故乡,重回南洋马六岬埠,于一九六四年移民来美。

当他年迈之时,儿女们央他写写人生经历回忆,他对此一再推辞,最后,他只写上一纸寥寥数言:“过去者已矣,不要回忆,更不宜留恋,应该瞻望将来,考虑前途,若确有需要时,只可拿来参考,或作闲谈资料。”将字条留给我们作为永远纪念。他于一九八一年在纽约与世长辞,享寿九十五岁。作为儿子的我,回忆上世纪父亲在台山热心公益做出贡献,人走留痕,故笔此文,以表缅怀,并以父亲的善举和美德,冀为后辈处事做人作一榜样。